土徵條例 逕付二讀 農民場外淚眼怒吼

立法院12日《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進行朝野協商,場外台灣農村陣線集結農民、青年怒吼:「協商要透明,正義不打折!」台灣農村陣線控訴,躺在立法院的行政院版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是徹頭徹尾的「假修法」,上個月跳過立法院議事的正常程序,逕付二讀,進入密室協商黑箱作業。台灣農村陣線要求協商過程公開、透明,並以民間版所提的草案為基礎公開協商,才能符合土地正義。

近年來,《土地徵收條例》迫使農民賴以維生的農田遭到強制徵收,最著名的莫過於兩年前的苗栗大埔事件,怪手開進農田,引起舉國嘩然。

然而,兩年來類似苗栗的大埔事件仍然在全國各地輪番上演,新北市政府執行「台北港特定區」徵收135公頃,反對徵收的居民組成八里台北港反徵收自救會,70多歲的汪菊阿媽也是其中之一。寒冷的天氣中,汪菊阿媽拖著瘦弱身軀,舉著「土地正義、政策滅農、台北港特定區受害者自救會」的牌子,來到立法院前,淚眼泣訴:「房子是我辛辛苦苦蓋的,政府怎麼能說拆就拆?我那100歲的媽媽也不願意搬走。」

反徵收自救會70歲的汪菊阿嬤

八里台北港反徵收自救會70歲的汪菊阿嬤一家因為房子、農地遭徵收,與兒子到立法院陳情,哭訴家中還有百歲的老人家擔心流落街頭,希望政府能安置他們。

汪菊阿媽的兒子張文忠解釋,從今年2月開始,新北市政府為了開發台北港,和當地居民開過4、5次說明會,態度強硬,執意要徵收。他們向立法院陳情,得到的回覆是「委請新北市政府妥善處理」,最後新北市政府的回文「一切依《土地徵收條例》辦理」,一家人躲不過房子、農地遭到徵收的命運,相當無奈。

滿口道義 實則不義

台灣農村陣線及關心農地的學者寄望透過修改《土地徵收條例》,實現土地正義,然而,從行政院提出的《土地徵收條例》修改草案,到上個月違反程序,逕付二讀的情形來看,學者批評政府沒有誠意。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教授廖本全痛批:「政府從頭到尾沒有修改《土地徵收條例》的意圖,吳院長在去年7月14日對民間團體說的江湖道義,都是白賊(騙人),簡直就是無賴!」

廖本全認為《土地徵收條例》應規範政府開發,保障人民權利,然而現行的《土地徵收條例》卻變成侵犯人民權利的制度性暴力。廖本全點出問題,像是「市價徵收」交由地方政府評定,但地方政府是徵收機關,根本是球員兼裁判。因此在民間版《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主張市價應由3位以上不動產估價師客觀估價,比較合理。

台灣農村陣線呼籲此次《土地徵收條例》的修法,應符合貫徹優良農地保護、建立實質公益性及必要性評估標準、建立實質人民參與機制、落實完全補償原則、建立明確安置規範、矯正區段徵收,以實現土地正義。

莫成為泰國第二

到場聲援的捍衛農鄉聯盟會長劉慶昌,日前參與全球草根農民組織「農民之路」亞洲區域會議。劉慶昌說,泰國水災淹沒許多農田,使泰國從稻米出口國淪為需要依靠寮國進口稻米,台灣應該引以為誡。劉慶昌帶來「大戰旗」,上頭簽滿日文、韓文、泰文、印尼文等各國語言,支持台灣農民「反圈地、要正義」的行動。台灣農村陣線、捍衛農鄉聯盟也將在立法院前靜坐,監督立法院修法,直到結果出爐或休會為止。立報【記者許純鳳台北報導】

土徵條例逕付二讀 農民立院抗議

不滿土地徵收太過浮濫,農民與民間團體不斷要求,土地徵收條例應該要修法,但行政院所提出的修法版本,農民無法接受,不過草案在立法院,卻被國民黨團逕付二讀,並在今天進行朝野協商,農民痛批這是黑箱作業,前往立法院抗議,更有老農淚流滿面,求求政府不要搶走他們的土地。

站在抗議的人群中,已經七十歲的農民、汪菊,淚流滿面,她位在新北市八里的農地要被強制徵收,土地所有權狀都被迫交了出去,她擔心到睡不著覺,不知道和已經百歲的老母親,該何去何從。

台灣農村陣線指出,如果這一次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國民黨團讓行政院版本強行通過,以後搶人民土地的事,一定會繼續上演。不滿周一立法院卻只花一天,就要完成朝野協商,農民也拿出鋤頭,要破除這種排除民眾參與的黑箱作業。

行政院長吳敦義曾經在接見農民代表時,承諾會傾聽民意再來修法,如今法案被逕付二讀,幾乎快過關,農民代表痛批,這樣吳院長沒有誠信,說話白賊,而農民也將在下午四點半,前往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更要呼籲人民不要把選票,投給不和農民、與土地正義,站在同一邊的立委。公視新聞網 記者林靜梅林國煌台北報導。

徵地惡法黑箱作業 農民血淚無人知 台灣土地何時有正義

市價徵收政府評定 實施日未定 「騙很大」

浮濫徵收失去農地 也會失去老農津貼

土徵修法藍綠不可靠 農民再上凱道

土徵條例 「密室亂修一通」 農批白賊支票?

學生聲援農民 重返凱道 搭永生樹挺土地正義

圈地惡法農地浮徵 農民辛酸道不盡 疾呼修法

徵地依市價補償 畫而不徵 民眾才最痛

璞玉計畫強徵農地 大學圈地運動士林之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