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惡法農地浮徵 農民辛酸道不盡 疾呼修法

制止農地浮徵,農民疾呼修法,12處農地自救會農民今天在學者陪同下,就目前仍有6千多公頃特定農業區農地被徵收提出質疑,呼籲政府信守承諾,儘速提出官方版土地徵收條例草案修法

,用制度解決圈地掠奪。

農地自救會農民抗議農地掠奪

12處農地自救會農民召開「停止圈地掠奪,信守承諾立即修法」國際記者會

台灣農村陣線今天陪同12處農地自救會農民召開「停止圈地掠奪,信守承諾立即修法」國際記者會,公布國際人士及組織連署聲援台灣農民要求政府儘速修改土地徵收條例,以利保障農地與發展永續農業的主張。

連署人士包含聯合國地球日獎及美國另類諾貝爾獎得主席娃(Vandana Shiva)等10多人,以及巴西無地農民組織(MST)、關注全球南方(FocusonGlobalSouth)與穀物組織(GRAIN)等3個國際組織連署,MST並派員與會,表達支持。

捍衛農鄉聯盟會長劉慶昌表示,近10年有數萬公頃良田被徵收,農地一直在消失,「難道台灣的子孫未來不吃米?」

他進一步質疑,政府去年承諾要修法,修法未完成前就應該停止徵收,但各地徵收案都沒有停過,「難道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而且內政部與農委會都在圖利財團,農委會在土地變更會議中只是背書單位,根本是消滅農地的委員會。

政治大學地政系系主任徐世榮表示,台灣可生產糧食的特定農業區約40到50萬公頃,每年休耕22萬公頃,扣除後只剩18萬公頃,但近10年來徵收農地面積達數萬公頃,就連當下12處農民自救會被徵的農地也達6378公頃。

他並問,政府說糧食自給率要從現在的32%提高至2020年的40%,但是提高糧食自給率不是靠嘴巴講,農地一直流失,糧食自給率如何提高?而且現在台灣糧食自給率還遠低於日本的40%。

徐世榮及劉慶昌都強調,內政部去年就承諾今年5月會將官方版的土地徵收條例修正草案送立法院審查,但是民間版本去年11月就已經送立法院,目前也終於付委,卻還不見內政部版本出爐,呼籲內政部加速修法腳步。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重申,農地徵收的公共利益要件、程序正義及補償都必須透過修法,從制度上解決,而不是透過官員一句話個案處理。中央社記者楊淑閔台北

反對農地徵收

反對農地徵收抗爭近一年 農民辛酸道不盡

抗爭近一年 農民辛酸道不盡

為了反對農地徵收,部分農民要重返凱道。參與抗爭的農民表示,包括二重埔、相思寮、大埔和璞玉等農地徵收案的農民,都有一連串的血淚辛酸。

相思寮 農場巷3戶保不住

捍衛農鄉聯盟發言人林樂昕表示,相思寮地區的農地徵收,是中科四期二林園區要徵收當地部分房舍及耕地,在農民抗議後,行政院宣布保留當地房舍及農地,但仍有農場巷3戶原住戶未保留。

大埔4戶未解決 卡在行政程序

至於大埔農地抗爭事件,是因苗栗縣政府開發竹科竹南基地,徵收農地,後來行政院協調縣府「畫地還民」,但迄今仍有4戶民眾未解決,主要是卡在政府行政程序,也引起農民不滿。

璞玉計畫送審 農民擔心亂徵收

最近引發更大爭議的「反璞玉計畫」,則是新竹縣政府為推動「璞玉計畫」(即「台灣知識經濟園區特定區計畫」), 展開一連串的徵地和變更計畫。竹北居民、「反璞玉」計畫成員黃美珍表示,新竹縣執行徵收大面積土地,已送到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農民擔心政府胡亂徵收,決定挺身抗議。

另外,二重埔抗爭案也在新竹。新竹縣政府欲徵收二重埔地區農地,變更為新竹客家農業園區,並將農地440多公頃變更為住商混合用地,目前已到細部計畫公開閱覽的程序,引起當地農民不滿。

「沒田可種 補償也沒意義」

多位深受徵收之苦的老農,也要親上凱道。例如相思寮農場巷的80歲老農陳正宗說,中科四期的農地徵收,後來雖然行政院長吳敦義出面承諾相思寮耕地、房舍保留,但並不包括農場巷,讓陳正宗慨嘆,政府雖然會給他補償費,但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再也買不回原來的田地,再也沒有田可種。

竹北東海里的田守喜是另一個例子,他的農地已祖傳三代,一家六口全靠他務農為生,他響應農委會「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耕種5甲稻田,種出的良質米,曾獲新竹縣梨山米競賽第二名,農地卻歷經三次徵收與拆遷。田守喜說:「我已54歲了,如果土地被徵收,要如何中年轉業?」

68歲的老農陳明生也說,已歷經六次高鐵徵地後,拆遷至竹北東海里,栽培有機稻米,連續兩年獲稻米大賽季軍,今年卻再次面臨土地即將徵收的窘境,今後不知要怎麼辦?
聯合晚報╱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2011.07.05

璞玉計畫強徵農地 大學圈地運動士林之恥

璞玉搶徵農地 大埔翻版? 農民總統府陳情

土地徵收條例修正 必須符合公益性 按市價補償

徵地依市價補償 畫而不徵 民眾才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