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專區民眾贊成 但別在我家旁 地方盼中央主導

明天過後的娼桑–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上路,雖賦予地方政府設性專區權限,但沒有縣市表明設置。民眾「贊成定點管理」卻「別設在我家旁」的觀念,考驗政府與民間團體處理問題的智慧。

台北市政府最近一次對市民性產業的認知調查,是民國90年委託中央研究院所做「台北市市民對色情產業及性交易的認知與態度量化調查研究期末報告」。

根據這項調查,有8成的市民贊成以「定點」方式管理色情行業,但被問及色情場所若設在居家附近,卻有高達6的受訪市民表示「會走上街頭抗爭到底」。

若在台灣被認為相對開放、資訊多元的台北市,都有高達6成以上的人反對專區開在住家附近,其他相對民風更淳樸的地方縣市民眾態度,就不言可喻,這也難怪社維法修正、賦予地方政府設專區權限後,各縣市首長卻表態絕不在轄內設專區。

隨著社會進步與觀念開通,民眾已逐漸將色情產業視為「必要之惡」,也因此讓民眾對色情問題的看法充滿矛盾性,一方面認為無法禁止,因此贊成以「專區」管理,一方面卻又不准設在自家周邊。

社維法性專區

社維法性專區設置有難度

除了色情產業本身的道德爭議,其實相關問題的核心根源應在於民眾對政府管理能力的信心不足,使得政策縱然已逐漸貼近民意,但仍面臨難以推行的窘境。強化政策執行力與管理效能、進一步深化社會對話,將是性專區政策能否實現的關鍵。(中央社記者劉建邦、陳亦偉台北)

性專區學彩券 地方盼中央主導

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後賦予地方政府設性專區權限,但沒有縣市表明設置。有基層里長與地方人士認為,設置性專區不妨學樂透彩,由中央政府主導、民間辦理。

多名基隆的里長表示,成立性專區包裝成像日本歌舞伎町或荷蘭的紅燈區那樣,首先能改善市容形象,也昭告天下這裡就是紅燈區,不必遮遮掩掩,民眾也不必再帶著有色眼光看待已經共存已久的風化區,也能改善私娼的工作環境。

他們認為,性專區設立後,警察的執法界線更明確,地方居民也不會有「怎麼都不抓」的觀感。

雲林麥寮因為石化、土木工程、運輸、建築等產業設廠,曾帶來承包商與工人等消費群,暗藏春色的KTV、小吃部等一度盛行,但民國96年後開始沒落,從鼎盛時的近60間,到現在不到20間。

雲林部分地方人士建議,設置性專區必須由中央研擬完善管理法規,將現在分散各地的性交易處所「就地專區化」,或者比照樂透彩,由民間企業辦理,因為處理情色跟賭博差不多,都應該順人性、依民情。中央社

今起罰娼嫖 色情業慌 半套店法官未必罰

嫖客被罰也要嫖 業者:你有法律,我有辦法!

社維法修正 娼嫖都罰3萬 台灣年嫖3千萬次

下體吊啞鈴 路人看傻眼 見女性用力晃 驚嚇指數破表

鄰居噪音 小孩跑跳卡拉OK 擾鄰將開罰

惡男強占房屋一年 逼屋主吃剩飯 鄰居抱怨:怎沒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