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稅打房 廣告舉牌丟工作 舉牌人:有錢人早賺飽了

奢侈稅還沒上路,舉牌人丟工作,政府打房還沒打到投機客,就先影響到路邊舉牌員的打工機會,原本每天都有上千人可以舉牌賺外快,現在奢侈稅還沒上路就有1/2的舉牌員先失業,而且連薪水都從原本每天800元

降為700元,還有房仲業已經關門大吉。

奢侈稅

奢侈稅還沒上路 舉牌人丟工作

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拿著廣告立牌,一站就是八小時,不論風雨,至少還能賺進一天800元的收入,

但現在打房風潮之下,像趙先生這樣幸運的舉牌人已經越來越少,中高齡就業的市場又少了一塊,而且就算可以繼續舉牌薪水也不如以往。

除了舉牌員丟掉工作,就連房仲業也都皮皮挫,因為奢侈稅上路之後,房仲的倒店潮才剛開始目前國內房仲業高達10000家,

如果有5%要倒閉就是500家店要關門,加上建築、裝潢、代銷等周邊產業,300萬就業人口的龐大市場,恐怕也開始面臨寒冬。 民視

舉牌街友:有錢人早賺飽了

政府這波打房潮影響所及,首當其衝可能不是富人、建商,而是靠路邊舉房地產廣告牌維生的打工族。台北車站不少街友的「正職」就是在路邊舉牌,最近「接案量」大減,街友不禁自嘲「再這樣下去,也要跳槽囉!」

奢侈稅打房

政府開始打房後,房地產交易不再那麼熱絡,在路邊舉小型看板的人也明顯減少,影響生計

六、七年前房地產交易開始熱絡以來,街頭出現一種新興行業—路邊舉牌、派報,吸引許多中高齡失業者投入,更成為街友圈中最「夯」行業。一天八小時、收入約七百五十元,又是「領現金」,台北車站裡不少街友就是資深舉牌人。

自從政府開始針對高房價進行「宏觀調控」,連帶衝擊「舉牌市場」,原本街頭隨處可見的舉牌人,似乎也減了不少。

夜裡十時多,白天在外舉牌的街友,陸續回到台北車站地下停車場的「家」。已有六年舉牌資歷的「阿民」說,剛開始一天還有八百元,後來慢慢「砍」,現在假日剩七百五十元、平日只有七百廿元,「舉愈久、領愈少啦」;對於房地產上半年大檔三二九檔期,是否有感覺「比較熱」?他揮了揮手「什麼檔都沒有啦!」

阿民「隔壁床」的「阿勇」說,以前一周上工四、五天,現在變成三、四天,負責找人的派報社,過去一次就找一百多個,現在只剩四、五十個。

街友們都是「逐建案而居」,雖然可能一輩子都買不起自己手中的「豪宅」,但舉牌舉久了,分析起房市,個個都能說得頭頭是道,成了街頭的「房市專家」。

阿民說,自從政府打算課徵奢侈稅後,建商也亟欲脫手,「大坪數不好賣,大家都比較喜歡小坪數」。一旁早已「躺平」的老張也忍不住加入「議論」說,政府打房,但有錢人早已「賺飽飽,只是少賺點,根本沒賠啦!」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2011.04.06

奢侈稅 房仲業起碼倒三分之一 台中衝擊將最大

房仲業抗議 奢侈稅倒店潮?房市若垮 業者哪來飯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