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更新 看不見民主 都更成百姓惡夢

國片《雞排英雄》描述一片夜市土地遭建商相中,透過地方議員取得都市更新的權限,要求小市民搬遷,夜市攤販為了生活起而抗爭。這樣的情節並非只出現在電影裡,真實生活中,小市民土地房屋遭侵占的劇情幾乎天天上演,結局卻並不如電影一樣皆大歡喜。

都市更新

即將被更新的老舊公寓,和遠方的高樓形成強烈對比

政府獎勵民間參與都市更新,推出各項優惠吸引建商,都市精華地段成為都更金雞母,政府打著「一坪換一坪」口號,號召一般居民搭上都更熱潮。可是,高樓大廈搭起的都更美夢卻是許多原住戶揮之不去的惡夢。

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26日舉辦「都市更新—看不見的民主與看得見的暴力」座談會,邀請各地都更受害者交流自身遭受的窘況。

隨著捷運的開通,許多新北市老舊社區面臨都市更新。新北市三重區居民許素華表示,2001年政府到當地舉辦說明會,告知民眾將辦理都市更新,面積高達3千多坪,當時住戶只認為政府要辦就辦、若沒辦好,大家就繼續住老舊公寓。

永春捷運站附近的房子,到處都可見到抗議都市更新的布條。

居民陳情 換來冷言冷語

「當地很多祭祀公業的土地,有些人有買、有些人用租的,原本想說祭祀公業的土地因為持份人數過多,進行都更必須獲得地主同意,所以我們那邊應該很難辦都更。」許素華說,沒想到2002年土地被查封了,之後遭到拍賣,2003年拍賣成功,土地換了新地主。

新地主告訴居民,他不願意配合政府的公辦都更,遊說居民撤銷公辦都更改為自辦。可是,撤銷後地主卻將土地轉賣,後來的自辦都更讓居民感覺權益受損,向相關單位陳情,卻遭冷言冷語:「誰叫你們撤銷公辦都更!」許素華反問,如果不撤銷、地主又不願配合政府都更,那該怎麼辦?行政人員只回應她:「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許素華氣到說不出話。

許素華質疑,土地要被拍賣怎麼都沒有告訴住戶?而且土地上還有使用者,使用者不是有優先承購權嗎?這些疑問,縣政府(現為新北市)只以「那(拍賣)是法院的事,你要問法院」來回應住戶,許素華感嘆居民事前根本不知道土地被查封,怎麼知道要問法院!

建商逼迫居民搬遷

由於住戶多數都沒有土地產權,僅有少數人的住家是合法建物,因此補償相當少。許素華的房子是奶奶買的,一家人在當地住了40多年,曾經付錢給祭祀公業購買使用權,房子也是自己改建的。但在相關文件中,門牌號碼卻登記錯誤,「我們家是14號,但文件上卻是18號,結果現在沒辦法申請為合法建物。

許素華無奈表示,現在他們還遭新地主以訴訟手段要住戶拆屋還地,要求住戶給付「不當得利」的地租租金。

「他把我們全家都告上法院,連我爸和我弟都有,我爸和我弟已經過世了,建商告人也不打聽一下!」訴訟進行到二審,許素華忍不下建商為了私利,逼迫居民搬遷,更生氣政府消極作為,犧牲百姓權益,在2009年考上法律系,現在白天工作、晚上念書,決定自力救濟對抗不義財團和政府。

由於當地居民多屬違建戶,多數人都消極地認為大勢已去,只想盡可能多拿一點補償金,像許素華這樣強硬抵抗的只剩少數。

即將被更新的老舊公寓,和遠方的高樓形成強烈對比。

許素華表示,目前建商打算蓋一棟地上29層、地下3層的豪宅,但附近卻被政府選為社會住宅的示範點,「建商一定不同意,但當地住戶都願意有社會住宅讓他們承租。」這場都更惡夢何時結束,還得看角力的各方最後誰能佔上風。

許素華說,每天煩惱這些事情,有時真覺得還不如死了比較快活,之前弟弟過世,姪子都交給她照顧,但因都更纏身,她沒有心力關心小孩的課業。「有時候我也很內疚,因為我這姑姑只能賺錢給他們過生活,卻沒有做更多。」許素華深深嘆了一口氣,都更給她的人生帶來的意外悲苦,盡在不言中。(待續)立報╱呂苡榕 2011-03-28

都市更新 利益龐大 黑道介入 警方全面掃黑

永安市場前 土地被買走,攤商被逼付租金 市場商機成是非地

參與都更案 整合變數大 專家問答報你知

都更商機大 土地整合最關鍵,陳坤成:三心要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