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肝救父 女兒:父女同肝共苦 爸爸是「新」肝寶貝

新竹縣男子徐玉琰二十年前輸血感染C型肝炎,二年前肝硬化,命在旦夕,他妻子和四名子女搶著捐肝,長女徐淑娟上月捐肝救父,父女同「肝」共苦。下月過六十歲生日慶重生的徐玉琰說,他從小呵護子女長大,沒想到有一天換子女呵護我,女兒的孝心讓他感動又不捨。

徐玉琰妻子蘇蘭英說,二年前醫師評估換肝是最後希望,她打電話給四名子女,每個人都堅定地說「由我來捐肝救爸爸」,徐玉琰雖為兒女孝心感動,但不忍子女受累,內心百感交集,直到今年七月病情惡化,醫師再度告知換肝是延續生命的唯一契機。

原本由長子徐仁文捐肝,他積極減肥一個月,好不容易瘦五公斤,但脂肪肝無法捐肝,長女徐淑娟說「由我來!」

上月十五日在長庚醫院林口總院動手術,徐淑娟捐肝臟右葉五百五十公克給父親,手術八小時,轉進加護病房後,內心掛念著父親,一醒來便問護士「我爸好嗎?」加護病房醫護人員將徐父病床安排在徐淑娟的對面,讓她一起身就能看到爸爸。

徐玉琰日前出院返家,全家人開心迎接新生,徐玉琰肚皮留下類似賓士車標誌的傷痕,徐淑娟的手術刀痕像凌志轎車。徐淑娟笑說「我們家多二部進口車耶!」

換肝後,徐玉琰氣色變好,人也變年輕了,他說「我用的三十三歲年輕人的肝耶,當然年輕囉!」人間福報

搶著捐肝救父 女兒:爸爸是「新」肝寶貝

新竹縣男子徐玉琰肝硬化,命在旦夕,妻子和四名子女搶著捐肝;上個月由長女徐淑娟捐肝,手術後,父親肚皮上多了個像「賓士」標誌的疤痕,女兒的像「凌志」,徐淑娟笑稱「我家多二部進口車」。

女兒捐肝救父

新竹少婦徐淑娟(左)捐肝救父,父親徐玉琰(右)肚皮上有個像賓士車標誌的傷痕,她的傷痕則像凌志轎車標誌,父女說:「我家多了二部進口車!」

父女同「肝」共苦,徐玉琰下月過六十歲生日歡慶重生。徐玉琰妻子蘇蘭英說,丈夫換肝過程艱辛,卻讓全家人感情更緊密,也感謝長庚團隊用心照顧,讓丈夫的人生從黑白變彩色。

廿年前,徐玉琰因輸血感染C型肝炎,二年前惡化為肝硬化,醫生評估換肝是最後希望。蘇蘭英打電話給四名子女,每個人都堅定地說「由我來捐」;徐玉琰很感動,但不忍子女受累,內心十分煎熬,直到今年七月病情惡化,醫師再度告知換肝是延續生命的唯一契機。

原本要由長子徐仁文捐肝,他積極減肥一個月,好不容易瘦五公斤,仍有脂肪肝問題無法捐肝。長女徐淑娟馬上跳出來說「由我來」,她態度堅定,還辭了安親班的工作,連丈夫游英杰都佩服老婆的勇氣和決心。

上月十五日,父女在長庚醫院林口總院動手術,徐淑娟捐肝臟右葉五百五十公克給父親,手術八小時。徐父手術時間更長達十五小時。徐淑娟一醒來便問護士「我爸還好嗎?」加護病房醫護人員特地將父女病床安排在對面,徐淑娟一起身就可以看到爸爸。

徐父換肝後在加護病房住廿四天,徐淑娟從不在父親面前喊痛,常對爸爸撒嬌說:「您是我的『新』肝寶貝!」【聯合報╱記者莊旻靜、王慧瑛/新竹縣報導】

童年貧苦 吃腐食喪家飯 長大變良師楷模 立志扶貧

台灣貧富差距 vs官方GDP成長,9歲女童偷藥 為嬤治病送辦

憨兒打拚賺錢 只為買房接回盲母 業者任用身障大愛心

貧富差距vsGDP成長(五)單親媽偷牛奶 單親爸偷錢為註冊

傷心的愛「養兒20年只值2000」給錢像施捨 母跳海尋死

受創的心靈 急撥119 九歲童睹母猝死 「我好傷心」

養兒不防老 嬤撤銷贈與 不肖子判還賣屋款

M型化社會 癌父開小黃硬撐養么兒 妻顧癌夫愁醫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