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住宅 政策倉促遭質疑/謙虛地蓋「組屋」就好!

冷眼看房市,怕的是選後成空屋,解決住的問題,而非投資需求,是住宅政策基本原則。內政部昨天推出首批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雖然推出時機讓人質疑,規劃細節、配套措施讓人不滿意,但這是對的方向,各界可以批評,但更應把重點放在時程監督和如何落實。

這套政策最怕的就是「選前一陣風,選後全落空」,好不容易得出來的成果,選舉過後一切船過水無痕。

公務員普遍心態本來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都沒事,應該做的事都不一定會做了,何況是有爭議的事?

內政部昨天公布第一批社會住宅後,有人說騙選票,有人批評亂槍打鳥,選舉口號,還有人表示1600戶根本不夠,至少應該興建一百萬戶。

一百萬戶怎麼做? 是要像秦始皇當年徵調百萬民伕一般,全民一起來蓋社會住宅嗎?

「選舉操作」、「政策倉促,規劃粗糙」確是事實,但一些沒有建設性的亂罵,不但會讓一項好的政策失焦,更可能帶給政府最佳藉口:選後如果來一句「既然大家有爭議,那就從長計議」,有需要的弱勢、學生就又有得等了。

社會住宅是近年國內少見獲得高度認同的公共議題,在政府飆快車提出相關計劃後,民間最好的反應應是「打蛇隨棍上」,多辦研討會,多提出一些建議和方案,讓社會住宅做得更好,避免選後又變卦。
【聯合晚報╱記者游智文、郭玫君/特稿】2010.11.16

——————————————————————————————-

謙虛地蓋「組屋」就好!

我們的文化裡有一個最壞的元素,就是寧可打腫臉充胖子,也不願老老實實地承認我們不如別人,而謙虛地師法其長處。

新加坡用空軍總部舊址,蓋起好幾棟50層大廈,外觀豪華、內裝舒適的「組屋」

新加坡用空軍總部舊址,蓋起好幾棟50層大廈,外觀豪華、內裝舒適的「組屋」

最近鬧得上自達官貴人下至市井小民聚訟紛紜的所謂「社會住宅」,就是最好的例子。

社會住宅忽然受到如此重視,固與北部房價不斷攀高、許多年輕人及弱勢族群愈來愈買不起一個蝸居有關;但適逢五都選戰愈打愈烈,朝野政黨紛紛表態要為普羅大眾,尤其是弱勢族群解決居住問題,甚至構想在帝寶豪宅對面的空軍總部舊址,蓋若干「社會住宅」,反應尤為強烈。

不僅學者專家爭議不休,連堂堂經建會主委,也以一個經濟學家的身分公開表示反對,直指「不適合,也不恰當」。

一般反對者的論點,主要在於如此昂貴的地區,理當高價標出,興建與高地價相稱的更多豪宅,而以售得的高價選擇地價較低地區興建比較符合弱勢族群的「社會住宅」;

一方面可以照顧到更多家戶,一方面也不致令這些低所得的弱勢家庭與當地豪奢的環境格格不入、備覺羞慚。

我們深以為憂。

如果這個社會有一群人,不論其適應社會生活的能力如何薄弱、對便捷的生活環境的需求如何迫切,都必須選擇偏遠落後的貧民窟棲身,以免暴殄寸土寸金的豪宅用地;

不僅他們已經十分不幸的處境會永無改善的機會,而且豪門人家將蟠踞愈來愈廣闊、閒雜人等難以趨近的上流生活圈,而相對貧窮的平民百姓只能永遠在貧民窟中世代棲身,台灣會變成什麼社會?

在北市東區仁愛路的豪宅區域之內,即有數棟平價住宅,弱勢族群要排隊數年才能躋身其中未聞何人因自慚形穢而不敢入住,反而為了讓子女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更急切想早日入住。

遺憾的是,這樣的機會微乎其微,即使有幸入住,建築老朽破敗,內部設施更慘不忍睹。

如果有數十倍於此,而且整潔美觀、設備新穎的平價住宅坐落在這樣的區域裡,不知能造福多少弱勢家庭,增添多少和諧氣氛。

如果政府不恥下問,不羞於跟隨成功者的腳步,就直截了當,學習新加坡,用空軍總部舊址的一部分,蓋起好幾棟50層大廈,外觀豪華、內裝舒適的「組屋」,

一舉容納數千戶中等所得家庭,並且劃定其中若干,以最低的租金提供獨居老人、弱勢家庭居住,而將其餘土地高價標售以挹注興建組屋的費用,以具體的行動證明政府對市井小民的關注,這才是我們的期待。
理周專欄 (533 期) 文馬 凱

★所有的文章皆來自於網路蒐集整理書寫,提供讀者購屋、租屋的朋友們參考方向 ★ 文章皆有引用出處並註明來源,本站文章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站將立即下架該文章 ezn089s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