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商不能說的祕密…平凡百姓情何以堪

無論是地方政府或是中央政府,在建商眼中都是台灣最大的「土地公」,建商每一個案子都以億計,甚至上百億元,拿些錢「進貢」官員的傳聞似乎屢見不鮮。什麼樣的開發案件最容易發生政商間的利益糾葛?工業區開發、市地重劃、新市鎮、聯開案都包藏政商糾葛。

 

六月十日一大早,行政院長江宜樺率領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財政部長張盛和與經濟部長張家祝等人,與工商協進會的理監事們進行早餐會,在官員與各行各業的熱烈討論中,卻聽不見建商的聲音。

因為,也是工商協進會理事之一的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被收押,房地產又是財政部與央行最「顧人怨」的產業,即使意見很多的鄉林建設賴正鎰,也在此時選擇靜默。

「無聲勝有聲」是建商們面對當前氛圍的心情。

 

尤其,在趙藤雄之後,又有興富發董事長鄭欽天疑似送新北市新莊房屋給前營建署長葉世文,因而以證人的身分被傳喚。

建商不能說的祕密…平凡百姓情何以堪

無論是地方政府或是中央政府,在建商眼中都是台灣最大的「土地公」,拿些錢「進貢」官員的傳聞似乎屢見不鮮。

接著代銷天王甲山林機構董事長祝文宇,因疑似送汐止兩間豪宅給葉世文,以證人身分到地檢署問訊。

這些房地產霸主們一一到地檢署「報到」,讓房地產業者掀起一股「寒蟬效應」,不知下一位輪到誰!?

 

雖然現在建商處於「人人喊打」的處境,但過去十多年,房市不斷往上走,建商可說是一個高獲利的產業,動輒每股都可賺五元至十元之間,毛利之高,羨煞製造業。

 

房地產業者的事業要做大、做廣,就必須跟政府打交道。

因為地方政府或是中央政府,才是台灣最大的「土地公」。

而且建商每一個案子都以億計,甚至上百億元,拿些錢「進貢」官員的傳聞似乎屢見不鮮。

什麼樣的開發案件最容易發生政商間的利益糾葛?已成為建商不能說的祕密。

 

工業區開發/工廠變身商業區

 

不少建商對於趙藤雄這麼有分量的企業家竟然會成為階下囚頗為吃驚,也有不少建商對於趙藤雄能夠在房地產市場多次起伏,成為一代建商「梟雄」頗為佩服。

但不可諱言的是,趙藤雄靠著「市地重劃」在這十多年間,從一家中小建商搖身一變成為台灣最大的建商。

 

內湖科學園區是趙藤雄翻身的最重要轉捩點。

蓋廠辦起家的趙藤雄,早在一九九五年就看上內湖六期重劃區(內科所在地)這塊「寶地」。

這原是安置違章工廠的地方,名為「內湖輕工業區」,趙藤雄大買土地後,將工廠改建成一棟棟辦公大樓,並命名「台北科技城」、「台灣新矽谷」,以吸引科技業進駐。

果然,隨著遠雄在此區蓋了四十一棟大樓,「內湖科學園區」就這樣被趙藤雄「造鎮」出來了。

馬英九是協助趙藤雄在內科大發的重要關鍵。

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於一九九九年後不斷放寬內湖科學園區的使用產業項目。

將只能做工業使用的內科,陸續讓生技、藥業可以進駐,之後放寬餐飲業與營運總部,又開放金融業與服務業進來。

讓工業區變成一般的商業區,還可以有育樂中心,使得企業大舉搬到內科,內科大地主遠雄的辦公大樓因而水漲船高,成為內科的最大受益者。

 

市地重劃/隨便就賺個上百億

 

市地重劃到底有多肥?看看曾經倒閉的長億集團總裁楊天生就知道,他靠著台中市「單元二」的黎明自辦市地重劃區的土地,賺進上百億元,大大恢復了「中霸天」的元氣。

只是,過去他們欠銀行的一九九億元呆帳,也早被銀行打銷,不需要還了,他們依舊可以繼續靠著炒作台中的土地累積大筆財富。

【擷取自1424期新新聞周刊】

延伸閱讀:

台中新重劃區 建商搶進 五期中古屋漲最大

建商自建自售 內政部擬將納入實價登錄

政府打房+建商弊案 多屋族出現過戶逃命潮

囤屋稅 逼建商釋屋 恐轉嫁於民

南海都更惹議 居民怒政府圖建商?

市府炒房地產 建商抱怨蓋無地

打紅單預售屋查稅 建商設限制!

這算產權坪數?建商賺很大?

建商大撈容積率 開放空間權益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