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金鶚:住宅政策兩大主軸 健全台北房市

在台北市長郝龍邀約入市府小內閣,擔任台北市副市長,我可以想像,當郝市長宣布此一爆炸性消息時,外界可能出現各種的不同聲音,不過,這並不會影響我「學者從政」的決定,我唯一思索的是:「我能為被批評為高房價的台北市,端出什麼住宅政策?」我如何在各界的壓力下,讓台北市朝「居住正義」更邁進一步。

住宅政策兩大主軸 健全台北市房市

這些天,各界的邀訪仍很多,在忙著準備赴任的同時,在奇摩房地產發表的專欄從去(2012)年9月迄今,剛好半年,跟大家分享了一些我對房市政策的看法,而在這一篇文章過後,下回得在恢復學者身份後,才能在此園地發表文章。

住宅政策

張金鶚住宅政策兩大主軸

張金鶚:台北市需要房價指數及弱勢族群住宅政策

四月一日前,我也稍為釐清了心中所想,未來就任台北市副市長後,我想推動的住宅政策有兩大主軸,第一是「健全房市」,第二是「保障弱勢」。

就「健全房市」來說,目前中央已有「實價登錄」政策,從去年10月16日第一波揭露訊息以來,民眾可以從內政部的網路上查到一些區域的「成交行情」,不過,如何解讀該「成交行情」,以及對想買屋者,能在合理的成交價提供何種參考值,就要各自解讀。

坊間也有一些單位,逕自發表不少房市指數,讓民眾難以依循,因此,我想推動「台北市房價指數」,除了有總指數外,還有十二個行政區的區指數。

當一些建商、代銷業者或房仲業者對台北市每坪房價,競相喊出100萬元、200萬元或250萬元,讓外界誤以為台北市房價已經這麼高,殊不知,這只是大安區或信義區某一兩個建案的「表價」而非真正的成交價。

台北市房價指數建立權威參考性

我想在「台北市房價指數」中再細分出區指數,主要在於市中心的大安區與外環的北投區或萬華區,房價是不均等的,各區有各區的指數參考,資訊更透明,房價的參考性更高。

此外,針對房價被烘抬,市場充滿不正確資訊的情況,我認為,有必為加以「釐清」,市府應適時提供較為正確資訊,一旦有刻意營造不正確成交訊息或廣告不實,導致購屋者做了誤判情況,市府將主動提供其他相關資訊,供社會大眾參考。

弱勢族群是政府要幫助的核心

就「保障弱勢」來說,弱勢族群是政府要幫助的核心;我一直認為,住宅政策並不只有「居者有其屋」而已,租屋的提供也是住宅政策的一環,當大家訝異,台北都會外緣竟然有居住空間不到三坪的「籠民」現象存在時,凸顯了租屋環境長期被政策所忽略。

政府在板橋浮洲及林口A7站推出兩處「合宜住宅」,並要求建商提撥5%~10%戶數做為出租之用,但兩處合宜住宅禁賣期限(浮洲10年、A7站為5年)一到,建商就可以收回出租的戶數,並加以轉賣,兩處出租宅都非長久性。

而台北市政府近年編列預算將「安康平宅」,漸次轉型為新型公營出租大樓,可供低收入戶長租,另也將興建「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大大彌補了長期缺了角的住宅政策。

不過,其於保障弱勢族群的政策核心,我認為,社會住宅在提供給特定弱勢族群的比例,可以逐漸提高,並提供社會照顧的配套協助,如此才能凸顯政府落實居住正義的決心;但過去有些區域民眾擔心「社會住宅」,住的都是經濟弱勢者,易變成「貧民窟」,拉低周遭房價,對此,我認為化解之道是讓建築師規劃出不錯的大樓,讓民眾對政府出品有信心,這是要努力的方向。

善用空屋 NGO團體居折衝

但社會住宅數量畢竟不足,市府在大力推動之下,另一個補不足的方法就是善用一些空屋。

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提出,希望將台北市精華區閒置的校舍,修繕為可提供出租的社會住宅,這是一個方向,但如何化解地方的反彈,在都市發展與歷史情感上找到平衡點,這是需要努力的。

至於我長期呼籲,台北市存在很多空屋,若能遊說屋主轉做出租,也是讓租屋市場更健全,而此就需要多一點的「崔媽媽基金會」的NGO團體,扮演與屋主協調的橋樑,建立起租屋平台,就能讓台北市住宅政策健全化更邁進一步。

我一直認為,事在人為,外界不必期待張教授來了,台北市房價就降了,過去的問題,不是一次就能解決,要慢慢來,而台北市副市長一職將是我人生很大的挑戰,我會時時秉持著「我還能為台北市民多做什麼」的心情,讓台北市的住宅政策更健全!
(張金鶚教授口述、編輯整理)Yahoo!奇摩房地產編輯部

延伸閱讀

張金鶚:實價課稅一定要做 財部:實務上有難度

張金鶚:都更以後不玩假的

張金鶚三道考題 房產業看5面向政策

都更拆屋 張金鶚:法院判決並執行拆除

都更強制拆屋 蕭家淇槓上張金鶚

★所有的文章皆來自於網路蒐集整理書寫,提供讀者購屋、租屋的朋友們參考方向 ★ 文章皆有引用出處並註明來源,本站文章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站將立即下架該文章 ezn089s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