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健保誰能救? 拆單、拆租、入工會 逃費百百款

邁入2013年,新上路的二代健保新年沒有帶來新氣象,「近憂」卻不少。補充保費上路前,「有辦法」的人逃的逃、躲的躲,還有名嘴把通告費改成「5000找1元」,光明正大避開扣費門檻;收入不低的房東更把房租拆單,或是將補充保費直接轉嫁給租賃公司。

冷眼集/二代健保 誰能救

二代修法過程中,外界擔心的隱憂在新制上路後一一浮現。但有兼職、租金等其他所得的人,不一定是有錢人,原先健保以身分、職業別區分保費的「路障」未除,以致補充保費規定不僅繁雜,更意外掃到一批弱勢者,造成衛生署只好一路被動接招,整天被逼著修改制度。

日前窮研究生、社福團體找立委陳情,民間團體也替失業者、家庭主婦叫屈,衛生署從善如流後,原本的補充保費、六大所得項目,「但書」、「例外」越來越多,不僅修得外界「眼花撩亂」,未來能收到多少補充保費、財務預估是否失準,都令人擔憂。

不過最令人驚訝的是,連非屬弱勢族群的公私立大學,都對身為雇主身分要多繳補充保費跳腳,也大喊想除外或由教育部補助埋單,一旦連公私立大學補充保費都要由教育部補助,等於是全民買單,讓二代健保的前途和不公平性,更是蒙上陰影。

再看負責收支審議的健保會,應該是推動二代健保的重要舵手,但二代健保規劃10年,如今上路半個月,竟然難找到專家學者願意背書。

原因除了責任重大,恐怕也是二代健保立法不夠周延、悖離原先理想的警訊,以致於熟悉健保的學者們不敢接手,更令人擔憂二代健保的改革之路,未來能否走得順遂。【聯合晚報╱記者黃玉芳/特稿】

房租補充保費

將房屋租給公司行號的租金收入,也得扣繳補充保費。

拆單、拆租、入工會 逃費百百款

健保局撒下天羅地網要課徵補充保費,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少人千方百計想破解方法。除了銀行定存有「拆單潮」,房東將租金由收月租,改為周租、日租外,部分企業去年底提前發放年終獎金,還有獎金轉到職福會,一舉省去雇主及員工該繳的補充保費。

二代健保加收六項補充保費,包括存款利息單筆超過五千元就要扣補充保費。有銀行推出「逐月取息」,捨去到期一次提取本息,改為每月領取利息,只要月息控制在五千元以下,就不怕被扣補充保費。

精打細算的包租公或包租婆與承租的機關行號討論規避補充保費作法,將月租改為周租或日租,如果房東無法拆租金,有些人會要求房客吸收補充保費,變相調高租金。

另外,參加職業工會勞工也可免繳兼職所得的補充保費,台北市藝文創作者工會去年底起,會員增加兩、三成。一名新北市某職業工會承辦人透露,從去年十一月起,新申請入會的會員也增兩、三成,這些人多是接案維生的「SOHO」族、網拍族及部落客。

員工職福會也是「逃費」管道之一。健保局規定,若職福會發放的各項福利津貼,屬於所得稅代號九十二的「其他所得」,不列入補充保費所得,因此不需繳補充保費。

目前許多公民營企業透過職福會發放的結婚、生育、醫藥、殘廢、喪葬、子女教育補助金等,都不必扣補充保費;且透過職福會發放,雇主也省去補充保費,一兼兩顧。

健保局說,對這些避費手法並不會過問,未來只能修法採「家戶總所得」制課健保費,才可真正遏止規避保費漏洞。【聯合報╱記者詹建富、何定照/台北報導】

延伸閱讀

房東收入補充保費 單筆逾5000 分拆小心違法

租屋不景氣 出租率下滑 8成房東嘆難賺

房東躲補充保費 月租改「周租」

租金納保費 房仲:開租市倒車

二代健保 想當包租婆?先存五成自備款

少子化投資學生套房 注意招生及投報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