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老人租屋難 嘆:有錢也租不到

獨居老人租屋好難,,只要聽到年紀大,九成房東不肯租,經濟能力與健康條件是主因,老人成另類「人球」房東視之為「麻煩房客」,租房業者也「不歡迎」,單身老人租房子飽受「年齡歧視」,甚至有錢還租不到,成了另類「人球」。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獨居老人是目前租屋市場最難租屋的一群人,有位八十多歲的老伯伯,領有終身俸的退伍軍人,生活不虞匱乏,但房東一聽到是八十歲獨居老人要租房,連忙藉故拒絕,「即使加錢也不願意」。

獨居老人

許多房東把獨居老人視之為「麻煩房客」,老人家往往有錢也租不到房子。

老伯伯索性將一頭稀疏白髮染黑,才租到房子。不過,有些老人家老態龍鍾、病痛纏身,就算染髮也租不到房子。

根據崔媽媽基金會統計,九成房東不願租給老人、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或單親家庭等弱勢無殼蝸牛族;即使願意租,房東對獨居老人和精神障礙者的接受度最低,比率低於一成,相較於身心障礙者與單親家庭者,接受度都還有四成以上。

租屋業者說,雖然租屋條件多不會明寫,但房東不想租房子給單身老人,幾乎是不成文的普遍現象,敬謝不敏的原因,不外乎經濟能力與健康條件。

房東除了擔心這些單身老人支付租金的經濟能力,更煩惱這些老人若有什麼病痛意外,或在租屋處往生,不知要找誰來幫忙處理,以後再出租也很麻煩。「租給老人與年輕人,若租金一樣,風險卻不同,你會想租給誰?」

不過,也有專門租給單身老人的「老人公寓」,號稱「民間版的社會住宅」,例如台北市萬華區有整批租給獨居老人的公寓,只是設備較簡陋、且多數沒有電梯,實在不算是個「家」。

呂秉怡指出,租屋市場充斥著對弱勢者的歧視,因此需要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後續並輔以社福單位的介入與管理,才能解決弱勢住居的基本需求。

獨居老人嘆:有錢也租不到屋

房東一聽年紀 不是改口「只租給65歲以下」 就是立刻表示不租了

許多房東把獨居老人視之為「麻煩房客」,老人家往往有錢也租不到房子。記者蘇健忠/攝影

政府高喊「居住正義」,希望「住者有其屋、人人有房住」,但是許多獨居老人不僅買不起房子,連租房子也飽受「年齡歧視」,被視為「麻煩房客」、「拒絕往來戶」,只能暗自感嘆何處是「老」家。

宋先生(化名)高齡八十多歲,妻子幾年前過世之後,在兒子住處(台北市文山區)附近租了一間公寓,由於是單身老人,房東原本不想租,經過討價還價後,最後同意出租。

幾年後,房東打算娶媳婦了,要求宋先生搬家;同棟大樓有房子出租,新房東一聽到是宋是獨居老人,馬上改口「只租給六十五歲以下、有正常工作和固定收入的人。」

不久,宋先生的兒子又找了另一戶公寓,原本租約都簽了,結果房東一聽說房客是八十多歲的宋先生,立刻表示房子不租了。

宋老先生接連碰壁,「有錢也租不到房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沿著台北市延平夜市熙來人往的街道,六十多歲的王老太太(化名)獨居在一間十五多坪大的小套房,她不斷推銷這間房子有多麼地物美價廉地段好,老太太打算「先賣再租」,從房東變房客,既有地方住,還能手握現金,成了民間版的「以房養老」。

王老太太名下只有大同區的這間套房,裡面沒有太多家具和陳設,一只大衣櫥隔出客廳和臥室,懶得下樓時,簡易廚房還可以烹煮輕食,老人家一個人生活得很簡單,頂多樓上樓下串串門子。

雖然卅多年屋齡的牆上斑駁著片片的壁癌,但房子鄰近大橋頭捷運站和延平夜市,王老太太開價不到六百萬元,希望能有一筆「養老金」,以免將來病痛時,手邊沒現金;她說,「我賣得很公道、便宜,我只是希望手邊有一筆錢,要買什麼都方便。」

沒有老伴和兒孫,王老太太拜託樓上鄰居找買家,免得房屋仲介還要抽一筆仲介費。一對年輕夫婦來看房,王老太太招呼著說,她在這裡住了幾十年,老鄰居、老地方,若要搬到別的地方還真不習慣,「如果你們買了以後,不急著搬進來,我可以先向你們租,年紀大了要搬家也很麻煩!」 聯合報/記者何醒邦、賴昭穎、林政忠台北報導

延伸閱讀

以房養老7月試辦 活越久領越多

社會住宅 保留10%租弱勢

愛心修屋 為獨居老人送暖冬

少子高齡化 房市可以賺「老人財」!

養兒防老? 逆子爭產 老母鎖屋外 防兒才能養老

台灣老人自殺率 逆勢上升 七成五沒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