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古蹟要全裸 小老百姓的悲哀 女研生哽咽

女研究生徐敏思昨日以三點全露的行為藝術,抗議高雄市府拆除古蹟「逍遙園」,成為今日各大媒體頭條。令人回想去年作家張曉風為202兵工廠驚天一跪,市民阮志忠曾經抱著幼女揚言跳下天橋,小市民的訴求如何才能吸引媒體注意呢?

世新大學教授彭懷恩受訪時認?,以裸體吸引注意,無法讓議題長期持續。而必須符合媒體口味,訴求才能被報導,他則感嘆這是一種偏差現象。

「現在能吸引媒體的不是屍體,就是裸體」,公視文字記者林珍汝受訪時也表示,裸體是吸引媒體的手段,其實更應該關注的是古蹟是否有受到報導。

其實,身為打狗驛古蹟指定聯盟成員的徐敏思,長期參與高雄市古蹟保存運動。對於執行古蹟保存運動,她備感無助,徐敏思曾在部落格感嘆,「政府在和人民溝通的時候,沒有提供可以理性討論的平台。」

回想去年,作家張曉風曾為保存202兵工廠的溼地,在媒體前隔空向馬總統下跪磕頭。無業男子阮志忠不滿與女兒親生血緣關係被戶政事務所否定,帶著女兒爬上天橋,抗議社會不公,才能得到媒體和相關單位關注。顯見,小老百姓得全裸、下跪、甚至跳天橋,才能博取新聞版面。

昨天徐敏思的「如果它是一個人」作品展演僅持續5分鐘,今日即成功登上各大媒體頭版。徐敏思昨日即曾在「臉書」留言預測自己將上新聞,果然「逍遙園」古蹟保存議題有效地受到矚目。

對此,彭懷恩教授歎道,現在是媒體世代,公益團體或個人無從藉由其他方式讓社會大?關注。他指出,媒體喜歡異常事件,舉例來說,美國曾經有民間團體?了抗戰,製造4000多個十字架代表在伊拉克戰爭殉職的美國軍人,最後插在白宮前,成功吸引起媒體和社會大?的關注戰爭議題。

彭懷恩教授建議,公益團體應多多以正面、不傷風敗俗的方式呈現議題。新聞速報 【台灣醒報/林婷憶】

全裸女研究生哽咽:為古蹟犧牲值得 勿曇花一現

以裸體行為藝術搶救古蹟「逍遙園」的高雄師範大學女研究生徐敏思,昨天現身六合一路55巷逍遙園內,她哽咽表示,投入古蹟保存運動已經兩年,表演前曾遭朋友勸阻,說媒體只會把焦點放在裸體,而忽略古蹟本身,前晚還和家人發生爭執。

徐敏思現身逍遙園

高師大研究生徐敏思昨現身逍遙園現址,她不後悔以裸體行為藝術捍衛古蹟,希望逍遙園能保存下來。

但對於表演能引起公部門重視古蹟保存議題,她認為這樣的犧牲很值得。「逍遙園」建於1939年,是日本皇室貴族大谷光瑞的別館,戰後由國防部接收,成為「行仁新村」眷舍,由於久無人居,建築本體殘破不堪。徐敏思說,逍遙園有許多有趣的故事,是高雄現存少數充滿質感的古蹟,但和去年相比,逍遙園現況更加潦倒,接下來就要被拆除,她透過表演,希望大家來關心這個建築。

徐敏思說,過去,她是「一上台演戲就會崩潰」,但表演過程中,隨著大家將身上紙條撕去,所有人都慢慢能理解她要講的事情。表演前也曾設想過最糟狀況,就是外界只「關注裸體、不談古蹟」,幸好大家都能關注文化保存議題,後來也獲得媽媽理解,她「感謝也感動!」

徐敏思以行為藝術捍衛古蹟,高雄市長陳菊也表態支持,但她說,逍遙園在高雄市政府的土地上,如果是用有償的方式,市府無法負擔,軍方應在整修之後,無償交由市政府管理。文化局長史哲指出,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8條規定,管理機關應編列預算保存、修復及維護公有古蹟,國防部不僅未積極管理,文化局出面表達代管意願,還堅持有償撥用,「賣古蹟」的心態相當不應該。

逍遙園在2008年8月進行緊急支撐,12月列為暫定古蹟,2010年將逍遙園公告為歷史建築,但幾年來愈見殘破,顯見並未獲得適當管理。文化局已決定近日對逍遙園的建築本體「體檢」,目前正與高雄市建築學會洽談活化計畫的可行性評估,絕不會讓逍遙園遭到拆除。 【聯合報╱記者蔡容喬/高雄報導】

「這一脫價值連城」 全裸搶救逍遙園

公園遺址並存 西大墩列市定文化遺址 民間社團賀

瑞成堂被毀 「文化城之恥」依重大刑案偵辦

瑞成堂古蹟遭破壞 市府究責 五單元重劃停工

台中神社文物 塗塑漆了事 市府很「落漆」

濃濃眷村味 中心新村踏尋竹籬笆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