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喊停的警訊

在全球各大經濟體貨幣政策維穩聲中,中央銀行也從善如流,停下了去年6月以來,連續五季,每季升息半碼(0.125個百分點)的腳步,將重貼現率(1.875%)、擔保放款融通利率(2.25%)與短期放款融通利率(4.125%)都保持於原水準,不再升息。

升息喊停

總裁彭淮南(左2)歐洲主權債務問題延宕未決,美國財政整合仍陷政治僵局,衝擊全球經濟,台灣出口成長有減緩跡象,唯國內通膨降溫,央行理監事會決議維持利率不變。

央行理事會這次沒有任何具體動作,但其對景氣下滑風險的警戒溢於言表,政府拚經濟不能再「無為而治」。

在客觀環境上,國內通貨膨脹情勢已明顯降溫,一直到明年都減輕了原先所預期的風險,央行沒有必須緊縮的迫切壓力;另方面,歐美經濟情勢嚴峻,國內經濟高度依賴出口,難免受到衝擊,包括經建會、主計處都對第四季經濟情勢不甚樂觀,原本預期在第三季打底的景氣可能再探底。

這樣的狀況普遍見於各國,也正是許多國家暫停升息的主要考量,但除了巴西等少數國家外,也未反向降息,主要是全球經濟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資產泡沫餘孽猶存,在維持消費信心、金融穩定考量下,貨幣政策暫時停步觀察,應是正確的決定。

觀察央行去年6月底起啟動的這波升息循環,主因是名目利率水準扣除物價上漲率的通膨因素後,仍停留在負值。

負利率之為禍,不需經濟大師也知之甚詳:不僅一般家庭的存款意願會大為降低,而且,利率本為調配市場資金的主要價格,當此價格淪為負值,其資金配置功能即完全擾亂,進而經濟資源的配置也會混沌失序,對一個市場經濟而言,不論短期還是長期,都是巨大的傷害。

央行五度升息半碼,正是基於對此禍害的顧慮,央行總裁彭淮南甚至矢言要以恢復利率正常水準為職志。不過,五度升息之後,負利率情勢並未完全改觀,因而央行昨天也未排除重啟升息的可能,仍須視經濟情勢的變化適時適度地調控。

必須注意的是,在之前升息過程中,央行明知升息半碼無法扭轉負利率,卻也未大刀闊斧地一次或分次升足,其主因有二:一是美國聯準會強將利率壓至幾近於零的水準,導致大量熱錢四處尋找利差交易的良機,而新興市場尤其是海峽兩岸既為焦點,自不免成為熱錢的目標。

因而此等國家對升息的拿捏至為謹慎,以免吸引巨額熱錢湧入,導致利率、匯率雙升;如洪水一般氾濫的資金還會推高股價、房價,製造不斷擴大的泡沫,使經濟處於累卵之上;此外,貨幣快速升值,更會衝擊支撐經濟的出口部門。

於是,整個經濟虛旺而實衰,一朝泡破,即立時沉淪。台灣經濟挾兩岸和平紅利原本就引人遐思,熱錢更是滾滾而來,導致新台幣不斷升值,出口產業也咬牙苦撐。

其二即是央行也同時展開房市泡沫的調控,必須嚴防擠壓泡沫過程的衝擊過大。在去年6月央行啟動升息之際,本國銀行的放款有三分之一以上集中於房地產市場,央行若大步升息,房貸戶可能因負擔急速加重而出現逾期放款,不利金融穩定,因而央行以緩步升息預警,給予市場調整的時間,以緩和衝擊。

如今,銀行不動產授信過度集中的情況持續改善,顯現出貨幣政策調控的效果。

如今,貨幣政策必須收緊的理由一一消除,央行對經濟成長前景的憂慮已列為第一優先;央行的決議內容更直接使用「經濟成長疲軟」及「金融情勢惡化」交互影響的字眼,顯見當前經濟情勢之險峻。

這次央行理事會雖然沒有拿出新措施,但雙率之一的匯率已經變動,未來央行亦須透過公開市場操作保持資金寬鬆情勢,尤其是在全球資金重覓避風港之際,須因應資金快速移動下的過多或不足問題。除了央行,其他部會也別只是口水拚經濟,保五大作戰要拿出實際行動了。【經濟日報╱社論】

房市衰退至黃藍燈 學者:房市景氣轉折關鍵

房市變盤了? 五成推案延後 東森董座:房市走空

青年購屋買在高點 優惠貸款展延到明年底

壓倒房價最後一根稻草? 建商的內憂外患

經濟衰退 電子業危機 房價為何還不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