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谷 國內環境信託成功首例 築台灣版龍貓森林

地主捐地做環境教育,自然谷寫下環境信託新例,台灣第一個由官方核准的環境信託首例出現了。「環境保護公益信託自然谷環境教育基地」在3位地主首肯下,委託荒野保護協會做環境信託。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主任孫秀如表示,該會長期推動環境信託,樂見官方對此有所作為。

不過,他也提醒,環境信託相關法令尚未完備;例如自2010年4月以來已有7萬多人認股、打算買下濁水溪口溼地的環境信託行動,至今卻仍卡在法定程序不明等障礙。

「如果我有錢,我一定要買下這些地,保護土地的自然美麗面貌,留給世世代代的孩子們一片自然有生命力的土地。」

因為這樣的夢想,竹科前工程師吳杰峰、與兩位家庭主婦吳語喬、劉秀美開始了買地的計畫,並於2007年7月,找到這塊位於新竹縣芎林鄉與橫山鄉交界稜線上的南何山,海拔高度380公尺、占地1.2公頃之地,命名為自然谷。

環境信託是公益信託的一種類型,簡單的說就是將「環境」交付到「可信任的受託人」手上,以委託人保護環境的意思永續經營;而環境受到妥善維護管理後,所造成的好處及利益,是由「不特定的多數人」所共享公益。未來自然谷將教導民眾攀樹,以環境教育為目的。

荒野協會保育部主任周東漢表示,促成環境信託的因素,必須地主有意願,土地財產權可以轉移,而荒野則須評估有人力經營。

目前推動環境信託的困難,除了民眾對公益信託概念仍未了解,還受限於目前法令,例如,農、牧用地因農發條例之規定,無法移轉為法人擁有;而土地信託也不能比照捐地捐錢一般,可以節稅。

多年來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積極宣導環境信託概念,因土地權轉移無解,至今仍未完成環境信託程序。孫秀如表示,公益信託提供民眾參與生態保育的管道,但環境信託的施行細則中,仍未涵蓋保育的目的。依據信託法,農委會應提出保育信託的施行細則,但是至今未聞樓梯響。

孫秀如批評,以號召7萬多人認股的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為例,至今仍因溼地之事業目的主管機關、公益信託標的物申購等疑慮未澄清,限制重重。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建議,應修訂相關制度,包括免除稅捐、開放法人接受農林地、原住民保留地之信託;以及在環境信託下增加選項,以利保育/棲地型態之公益信託申請。環資中心 2011/06/01,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國內首宗環境信託成功案例

新竹南何山自然谷為國內首宗環境信託成功案例,荒野保護協會在自然谷進行環境教育

竹科人買山谷 築台灣版龍貓森林

「森林不見了,龍貓怎麼辦?」日本動漫導演宮崎駿的動畫作品龍貓問世後,在日本,有許多相信龍貓存在的小朋友,擔憂土地持續開發可能破壞龍貓的家,透過家長要求宮崎駿號召成立龍貓基金會,至今已購得廿一塊「龍貓森林」,透過龍貓基金會以環境信託方式保存下來。

攀樹教練吳杰峯與友人以六百萬元買下新竹南何山自然谷,本周透過環境信託交給荒野保護協會永久保護,成為「台灣版龍貓森林」,也是國內第一個環境信託案例。

卅八歲的吳杰峯過去是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四年前有感於環境教育的重要性,與五位友人共同出資買地。一行人為了找地,當初從台南看到新竹,最後從十多個地點中,挑出位於新竹芎林鄉鹿寮坑的南何山一塊谷地,成為國內首宗環境信託發源地。

台灣科技業在金融海嘯期間遭受重創,與吳杰峯一同購地的三位工程師不敵景氣衝擊,紛紛退出。

吳杰峯為了買地,擔任工程師賺的薪水幾乎全數透支,甚至借了兩百萬元,「只為了圓一個夢想,即使我走了,自然谷在百年後還得以保存。」

南何山位於新竹縣芎林鄉與橫山鄉的交界稜線上,往西南西方向移動,山凹處便是自然谷所在地。

自然谷面積約一點三甲,周圍多為原始森林,還可見到飛鼠、穿山甲等許多野生動物。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指出,荒野未來會在自然谷舉辦環境教育活動,如夜間賞螢、探訪穿山甲的家、森林探險等。

近期將鎖定五股濕地、富陽公園、新竹蓮花寺等地,透過環境信託保留成為生物棲息的「生態跳島」,營造更多「台灣版龍貓森林」。 【聯合報╱記者曾懿晴/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