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欄河圳 錯編行水區 地主年年徵田賦 買賣要課稅

有夠「瞎」﹗省道台三線關西仁安段竟在行水區內﹗所幸一走數十年,還沒真正淹過大水、出過人命﹗新竹縣關西鎮代劉德樑抨擊,這是石門水庫分洪救災

計畫錯編「牛欄河行水區」,才會這麼瞎。

牛欄河圳錯編行水區 關西爭取正名

牛欄河圳錯編行水區 關西爭取正名

劉德樑說,關西「牛欄河圳」是新竹縣鳳山溪上游支流。日治時,在仁安里鹹菜甕橋附近,因牧童集中在此放牛戲水、吃草而得名「牛欄河」,事實上「牛欄河」指的是地名和地籍段號,水流應叫「牛欄河圳」。

民國五十二年,葛樂禮颱風襲台,導致五十三年六月才要竣工的石門水庫緊急洩洪,使得大台北淹水,中央因此構思透過牛欄河圳分洪,並承諾分洪地區的行水區域,都將獲得規劃發展觀光等優惠以為回饋。

烏龍…良田劃為行水區

六十三年關西鎮首次都市計劃,據此把牛欄河圳兩岸良田劃為「河川用地」,但因沒有徵收,這些地仍屬公共設施保留地,地目仍是「農」,地主們年年要繳田賦,直到七十六年免徵才停止﹔而所謂的回饋辦法卻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到了區域計劃法實施,政府七十二年都計通盤檢討時,為節省公帑,把前述用地逕改為「河川行水區」,面積廣達七十三公頃,不僅緊鄰現在關西中豐路的牛欄河圳西側土地全在行水區內,新的省道台三線,不含位在都計區外已被劃入河川用地的路長,就至少有近兩百公尺位在都市計畫內的行水區,讓人匪夷所思。

代表會主席陳耀湘說,關西不繁榮,牛欄河圳被誤編為石門水庫分洪道,心臟地帶被行水區阻隔是主因,因為兩岸土地無法有效利用。

劉德樑說,多年來經地方爭取解編,最後確定石門水庫沒有要用牛欄河圳分洪,相關單位也決定用關西都計第三次通盤檢討來解編。

偏偏相關的細部計畫,九十八年八月送到內政部都委會時,因為外界慣以「牛欄河」稱呼「牛欄河圳」,導致內政部的都委們在沒現勘下,誤以為該圳是像淡水河之類的大河。要求補充分析牛欄河上游區域土地及水文體系、水道的變遷、河床高度變化、歷史災害、及目前使用現況等,最後退件。

自救…六月中萬人發動

劉德樑說,這是各級政府機關「以文害義」所致的謬思,為此他發動替「牛欄河圳」爭取正名運動,已獲地主、代表會、及前後任縣長范振宗、邱鏡淳等支持,於五月初成立自救會。六月初將邀請監委、及相關單位實勘牛欄河圳兩岸良田變荒蕪、甚至藏污納垢的現況後,預計六月中旬將舉行萬人正名活動,讓窘境盡速獲專案解決。自由時報 2011-05-23

年年徵田賦 買賣卻課土增稅

牛欄河圳兩岸近五百名地主,數十年來頭戴著「石門水庫溢洪道行水區」的緊箍咒,不是只能繼續耕作使用,就是任其荒蕪。繳稅時,被認定是農田,但土地買賣時卻不被承認,反而要繳高額土增稅。

新竹縣稅捐稽徵局直言,一般農田買賣,如果有公所出具的農地使用證明,是可以免繳土地增值稅的,不過買賣後五年內必須限制持續農用。但是牛欄河圳兩岸因有特定使用目的,不能比照一般農地交易處理,除非獲得解編。

關西鎮代劉德樑對此不滿,大罵政府打劫人民﹗他說,這些地主從日治時代起就在這裡耕作,土地被劃入牛欄河行水區後,數十年來,地價只有因時空因素,隨著物價波動而微幅調漲。

他說,如果政府投資建設牛欄河圳兩岸,猶如開發新竹高鐵站區週邊,地價因此獲得帶動上揚,要地主繳土增稅,不僅合法,也合情、合理﹔但事實不然。政府錯編行水區,限制土地的利用和發展,卻年年向地主徵收田賦。如今買賣交易又要收繳土增稅,儼然一條牛剝兩層皮。

他要求政府儘速解編牛欄河行水區,以專案方式,讓牛欄河圳兩岸土地變為更有經濟價值的用地,以平衡、補償地主們數十年的損失。〔自由時報記者黃美珠/關西報導〕2011/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