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育率 少子化速度冠全球 人口老化將侵蝕國本

台灣少子化速度全球之冠,物價飆漲,育兒成本高,生活壓力大,國人不想「增產報國」!根據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去年台灣總生育率下探到0.91 (平均每位婦女一輩子只生不到1個孩子),經建會推估,台灣人口負成長可能提前到民國112年發生,新生兒數目年年銳減,使得台灣少子女化速度位居全球之冠, 成為嚴峻的社會問題。

台灣生育率低

生育率低 馬總統期許增產報國

急速少子女化的影響,不僅是人口結構改變,連帶使婦產科醫師不再接生,轉入整型美容市場;私校招不到學生進而縮減倒閉,產生更多流浪教師;企業勞動人口與人力需求嚴重不足,導致國家整體生產力下降。少子女化已是臺灣國安層級的問題。

有鑑於此,新聞局特別委託新頭殼newtalk網站於5月6日(星期五)下午2時舉辦一場探討「如何因應少子女化」的座談會,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主持,邀請立法委員黃淑英、內政部戶政司長謝愛齡、台大教授陳玉華、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林理俐、嘉裕紡織管理部林媛婷和1111人力銀行總監何啟聖等,提出因應策略。
新頭殼newtalk

人口老化將侵蝕國本

將近二十年前,當耀眼的日本資金大量輸出時,一度有人相信日圓終將有能力買下世界。但幾乎就在同時,比爾‧艾莫特出版了「日有落時」,他強調太陽會升起,也會下山。

日本的經濟也有周期,當時即已預測日本將走下坡,細究其中原因「人口老化」竟是主要因素之一。以今日狀況來審視我們這個鄰國,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比例已高於其他工業國家,幾達百分之二十,這也大大削弱了日本對外競爭力。

日本這種警訊,事實上正在亞洲國家蔓延。

最近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大陸老年化嚴重,六十歲以上人口已占百分之十三點二六,比二○○○年上升二點九三個百分點。

人口老化對大陸沿海和經濟發展較快地區,都帶來了勞動人口壓力,全國卅一個省份已受到影響,這也意味大陸勞動力不再低廉。此一人口結構的變化,終將影響到快速成長的經濟成果。

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台灣也好不到哪去,甚至情況更嚴重。

政府有關部門估計,至民國一百一十四年時,老年人口將達百分之二十,這顯示揹負老年人口的負擔將越來越重。除了這種有形的支出外,事實上因人口老化帶來的儲蓄率及國家競爭力降低,才是最令人擔心的。

然而面對這種趨勢,歷屆政府推出的泰半屬於短期福利政策,對於通盤解決人口老化、出生率降低問題,並無根本成效。因此國人看到的,仍是不斷增加的老年人口,而出生率卻一再下降,平均每位婦女一生只生育一人,係全世界最低者。

改變人口結構問題非一蹴而成,如無周詳的中長期計畫,不可能獲致具體成效。

民國四、五十年代,由於政府播遷來台,人口驟增、食指浩繁且經濟尚未發展,政府及民間曾大力推展家庭計畫,也即今日習稱的「節育」運動,經過若干年的努力,確也達到抑制出生率目的。

但至七、八十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人民生活普遍富裕,在追求物質享受之餘,男女多不願太早受到婚姻約束,適婚年齡不斷延後。

今日三、四十歲方始論及婚嫁者大有人在,而單身貴族也不斷增加,在這種情況下,出生率必然大幅下降。縱使政府對嬰兒出生或進入幼稚園均有補助,但區區津貼並非夫妻考量是否生育的主要因素。

除了部分人考慮到生下兒女後,將影響目前自在的生活外,更因高齡結婚產子的風險,乾脆就斷了生育的念頭。因此我國出生率才會逐年下降,終至會演變成負成長。

屆時人口老化問題不僅只是單純的照顧老人而已,而是這個國家將靠什麼勞動力來從事生產?老人又靠誰來照顧?

人口老化與出生率高低是互為因果的關係,要解決人口老化問題必然要提高出生率。

此刻無論社會觀念或個人的人生觀,均與數十年前不同,傳宗接代也不再是男女必然使命。

在這種狀況下,政府欲藉各項補助或給予優惠產假,期盼能增加生育率,效果必杯水車薪。我們認為提高生育率既是必走的方向,政府與民間社團應傾全力自導正社會觀念做起。

五十年代能使節育蔚為風潮,也是靠全民努力與配合,進入民國百年,政府與民間人士應更有信心及智慧使提高生育成為人人接受的觀念。 台灣新生報6日社論

五都磁吸效應 基隆、屏東人口負成長 外流嚴重

少子化 環境不友善台灣女性不想生 綠籲生育補償

養不起不敢生 生育補助獨厚軍公教/資源分配不公 窮忙族越窮

該擔心的是失業率而非生育率/國民不「做人」馬總統很緊張

少子化 台灣生育率全球最低/人口對策 部會規畫租稅誘因

英國4/1年輕人、希臘人喜歡與父母同住╱台灣65歲以上 只有3成7和子女同住

全球生育率最低 台灣人口提早負成長/人口結構變遷 房市的潘朵拉盒子

人口結構加速變遷 將影響房市中長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