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劉媽媽 菜販變東區億萬地主

菜販打敗帝寶劉媽媽,變東區億萬地主,在弱肉強食,貪婪房市炒手興風作浪的台北市,這是最振奮人心的一則都市傳奇:一名沒沒無聞的市場菜販,竟能掏出上億資金,打敗知名房市炒手劉媽媽,捍衛自己的經濟命脈。這個「史上最強悍釘子戶」,究竟如何單靠賣菜賺進億萬身家?

菜販打敗劉媽媽

打敗帝寶劉媽媽 菜販變億萬地主

悶熱的夏日午後,有位身材豐腴、一身黑色勁裝的五十多歲婦人,坐在忠孝東路SOGO百貨旁的市場麵攤,不動聲色地吃麵,邊觀察一旁高家菜販的動靜。

直到被眼尖的菜販親戚認出,她才走向前,拉了張椅子坐下,操著流利的台語說:「開個條件吧!要多少才願意賣?」言談中充滿女強人叱?商場的強硬氣勢。

她正是近來聲名鵲起的房市投資名人,傳言持有逾三十間東區店面、身家逾六十億元的「劉媽媽」,劉月釵。

劉媽媽已談妥買下所在菜市場除了高家之外的三十五個攤位,超過法定半數所有人同意及持分二分之一面積的門檻;即使高家訴請買賣關係不存在,法院仍判她勝訴,依法將可強制收購剩餘的五個攤位。

她因此乘勝追擊,提出極為苛刻的條件與買價,令高家氣憤不已,這次首度的面對面談判也不歡而散。

帝寶貴婦最信任的蔬菜來源

十天後,卻出現征戰房地產界多年的劉媽媽,作夢也想不到的發展。不願忍氣吞聲的攤主高金伯,索性捧出積蓄七千萬元現金,加上貸款共一億七百萬元,向法院申請行使優先承購權,決定買下一起走過近四十年的市場,並於今年三月勝訴。

這個貌不驚人,個性溫文老實的市場菜販,竟讓「劉媽媽」踢到鐵板。「小蝦米扳倒大鯨魚」的傳奇,不但讓媒體爭相報導,連認識超過三十年的隔壁水果攤老闆林義瑩都說:「我不知道他這麼有錢,只知道他很拚啦,每天都最早來、最晚走。」

高金伯是何許人也?有人揣測,他背後有高人撐腰;或者,他是擁有大批祖傳土地,大隱隱於市的「田橋仔」。

然而,根據本刊深入了解,他只是個自種自賣的專業菜販,億萬身家,全是賣菜賺來。

現年五十八歲的高金伯出身台北市木柵農家,父親去世得早,母親種植、買賣綠竹筍和紅鳳菜,一手養大五名子女;其他兄弟、妹妹成年後均往工商業發展,現都事業有成,成為中小企業主管、老闆。

身為次子的高金伯,國小畢業後成為唯一留在家裡務農的家族成員,從當第一線農夫,自耕自售;後來也向果菜公司批貨,每天開著小貨車,運送新鮮蔬菜到市場兜售。

一九七○、八○年代,正值台灣經濟起飛之時,民眾生活水平提升,對飲食、物資等消費力大增,全台景氣暢旺,台北市精華地段的菜市場生意熱絡,高金伯夫婦生意愈做愈好,夫妻倆曾過著每天「趕場」賣菜,曾經一天連跑三個市場的辛苦生活。

後來,生意日益穩定,便分別在信義市場、SOGO等兩個精華地段市場購置攤位,夫妻分別主持。

一般傳統印象,一把青菜只能賣上十塊、二十塊的菜販,與肉販、魚販相比,應該賺不到什麼錢吧?登上《時代雜誌》的台灣最知名菜販陳樹菊便是一例。

採訪她的大批媒體都清楚看到,一天收入了不起上千元,她的千萬元善款可是過著幾近自虐的節儉生活才攢出來。

然而,平平是賣菜,在全台灣富人最密集的台北東區設攤,可和偏遠的台東際遇大不相同。高金伯所在的信義市場鄰近知名豪宅帝寶,周邊住戶政商名流雲集。

本刊採訪過程中,就親眼見到帝寶住戶由菲傭陪伴前來買菜,光在高金伯的攤位就光顧近千元。體恤嬌貴客人,高金伯還會請工讀生,將蔬菜提到在市場前暫停等候的豪華轎車上。

如同這裡的多數顧客,「帝寶貴婦」買菜全程不殺價、不詢價,秤好斤兩爽快地付錢,「他賣的菜都很新鮮,做人實在又客氣,不會亂算啦!」一位熟客說。也因此,高家兩處菜攤,生意之興旺都是遠勝同儕。

服務到位 贏得客戶信賴

而許多捧場多年的老客人,假日即使得排長長的隊伍等待,還是不願到別攤,關鍵之一,是高金伯夫妻滿分的服務品質。

除了一般常見的代客削菜服務,只見高金伯一邊抬頭招呼客人,不時還得抽空接電話;原來,他還提供宅配服務,一通電話打到菜攤,選定今天菜單,高金伯或是聘請的年輕小夥子,就會以最快速度服務到家。精采內容請見371期 財訊雙週刊

劉媽媽敗給小攤販 優先購買權,劉媽媽3億地飛了

強佔帝寶法拍屋 恐嚇千萬 劉媽媽迫棄標 警逮11黑幫

逢甲商圈大樓 劉媽媽再砸十億多/擁30店面 身價數十億

逢甲商圈 碧根商旅地標,「劉媽媽」11億接手,海灣科技轉手獲利高

三黃一劉╱劉媽媽獨子 投資店面4要訣 月賺300萬租

三黃一劉╱黃勇義送檢調 二黃蒐證中 劉媽媽難定罪

★所有的文章皆來自於網路蒐集整理書寫,提供讀者購屋、租屋的朋友們參考方向 ★ 文章皆有引用出處並註明來源,本站文章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站將立即下架該文章 ezn089s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