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輻射屋 905棟民陷險境中,台灣輻射屋十年紀事

全台灣有905間輻射屋,不少是在1982年前後興建的,因為含有輻射鋼筋導致,原能會收購的遭高輻射污染的房子,但同一大樓跟週邊,居民卻仍然進進出出,可能暴露在輻傷害射的險境裡。

台灣輻射屋

斗大的看板,輻射屋在此,小心輻射傷害很聳動

斗大的看板,輻射屋在此,小心輻射傷害很聳動,大樓中間樓層被原能會認定是輻射屋,但是一樓是營業的便當店,頂樓看來還有住人,不怕輻射危害嗎?跟輻射屋為伍,有的民眾不以為意,或許跟便當店原能會張貼測得輻射合乎自然背景值有關。

而在桃園的這棟住商大樓,四樓也有輻射屋,貼上產權屬於原能會,請勿擅入公告,光在大門測得0.47微西弗,大於正常背景值的0.2微西佛,樓下還有婦產科在營業,令人心驚驚。

住戶擔心不是沒原因,台灣共有905間輻射屋,多是因為建築使用的輻射鋼筋,一項統計,從1982年爆發到2005年,一共有6千2百多人設籍在輻射屋,追蹤發現有171人確定罹癌。

立委要求正視輻射屋問題,原能會不該只是將測得高劑量輻射的房屋買下列管,如何讓附近居民在輻射屋週邊活動,而不受到輻射污染,也該正視。 民視 2011-03-23

輻射屋十年紀事

在全世界有三場輻射污染造成的災難,所殃及的人數超過萬人,一是日本長崎廣島的原爆、二是蘇聯的車諾堡事件、第三個就是台灣的輻射屋污染事件。日本的原爆、蘇聯的車諾堡,似乎都已成了過去式,但是輻射屋在台灣卻仍然是個進行式。

從民國81年第一棟輻射屋發現至今,已經十年了。十年來輻射屋一棟棟地浮出檯面,一直到今年為止,台灣總共發現185棟輻射建築、1620戶輻射屋,大多分佈在北縣市、基隆、桃園。

台灣輻射屋

十年來輻射屋一棟棟地浮出檯面

這其中包括了幼稚園、學校、辦公大樓、國宅、別墅,甚至還有馬路的人孔蓋、鐵門窗。估計有將近一萬人曾經在輻射屋中居住、上班、上課,這其中除了公家單位、國宅與學校已經拆除重建外,其他大多數的輻射屋至今依然矗立街頭,許多民眾進出輻射建築而不自知。

台北市民生別墅是所有輻射屋裡名氣最大的,這棟曾被政府列為需要強制拆除大樓,如今樓下商家林立,許多住戶仍住在裡面。曾是民生別墅住戶的輻射安全促進會前會長王玉麟說,「民生別墅總共70戶,搬走了26戶,其他都照樣居住而且樓下店面是門庭若市,居住的人有的是租給人家住,到現在除了被政府收購那幾棟房屋以外,其他哪一層沒有住人?都住了人。」

矗立在新莊瓊林路口的住宅,是全台灣、可能也是全世界輻射劑量最高的屋子。發現輻射之後,原委會收購了大部分高劑量的房屋,瓊林路這棟住宅宛如廢墟一般。但是八年過去,當我們再造訪瓊林路,卻發現仍然有三戶人家居住在裡面,而一樓也多了家新開張的店面。

「剛開始發現輻射的時候,我們想能不能立刻重建,可是後來才發現,那個重建的路實在太遙遠了。」曾住在瓊林路輻射屋的洪淑娟說。

究竟,眾多輻射屋難以拆除重建的原因在哪裡?原來,當初原委會在處理輻射屋時,是以『戶』為單位收購嚴重污染的住戶,然而,由於收購價格遠低於市價,有些住戶不願意廉價出售,另外中低污染戶又不被列為收購對象,以至於在同一棟輻射大樓內,卻有著不同的命運。

這些矗立在市區的輻射屋,大多並未有任何輻射的警示標誌,提醒民眾要保持距離。

健康上的問題,是輻射屋居民另外一個疑慮。在今年罹患乳癌的林小姐,十年前曾在台北市中心一棟高劑量的輻射辦公室工作。「我們同事大概十三四個,女生有七八個,現在有人有內分泌的問題、有血液的問題、有三個癌症,一個甲狀腺亢進。

台灣輻射屋

輻射屋對居民的傷害

沒有發病的人他們更緊張,他們也都很擔心。」其實,林惠瑛與同事早在十年前就得知他們工作的辦公室是一棟高劑量的輻射屋,這些年來雖然定期做健康檢查,也查出血液異常的毛病,卻始終不以為意。

這兩年老同事的健康紛紛出狀況,自己也在今年檢查出乳癌,曾在輻射屋中工作的陰影突然鮮明起來。林惠瑛與同事懷疑自己罹患癌症的原因與輻射有關,寫信陳情原委會希望能得到些許醫療補助,卻只拿到了一張慰問信,令他們感到非常失望。

林惠瑛說,她們沒有能力去證明自己罹患癌症與輻射暴露有直接關係,但是同事之間得重症的比例如此高,讓他們不得不懷疑。

輻射屋居民的健康情形究竟如何?根據陽明醫學院近年來針對低劑量輻射屋居民及學童的染色體分析,在輻射屋居住或曾在輻射教室就讀的學童,染色體變異的比率的確高出一般民眾。

此外,輻射屋居民在罹患白內障、甲狀腺腫瘤以及白血病等血液病變的疾病上,也有較高的風險,然而這些疾病都有一定的潛伏期,而遺傳上的問題甚至要等到生育時才會發現。也因此,輻射屋居民的健康檢查與追蹤一直在持續中。

十年走來,輻射屋事件並沒有過去,只是被淡忘。

因為當初少數官員的刻意隱瞞,致使輻射屋延宕了七年的時間才曝光,我們的社會也因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除了公部門至少付出的10億經費外,還有多少人賠上了財產、健康、家庭,並且持續在付出代價?
作者:張岱屏 (公共電視記者)來源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