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國宅 等到頭髮白,管理差 出租國宅淪為「另類貧民窟」

台北市現有的出租國宅共有廿二處,總戶數約三千八百戶,在高房價的時代,這些屋齡從九年到卅餘年不等的國宅,一般三房都有廿五到卅坪的單位,依造價、地點、坪數及屋齡,租金從五千多元到一萬五千元不等,普遍低於市價五成,但承租國宅資格嚴苛,加上承租戶沒有「退場機制」,許多住戶一住就是一、二十年。

發展局也坦承,出租宅住戶有四成都具有身障、低收入戶等弱勢身分,依現行法規可以一直續約,不用搬出,才會出租宅周轉率低。在發展局網站公告等候出租國宅候補人數,都維持在六、七千戶以上,待配租戶數卻只有零星數,發展局官員坦承,目前排隊要等到一戶出租國宅入厝,平均大約要等九年,難怪曾被市議員譏為「等房等到頭髮、鬍子白」。

"出租國宅最常碰到的問題"

出租國宅最常碰到的問題

管理不佳,出租國宅淪「另類貧民窟」

台北市房價直直漲,郝市府擬大量興建出租國宅,但消息傳出後,可能增建出租宅據點一曝光,立即面臨地方居民反彈。出租國宅長期以來,因住戶缺乏自主管理意識,加上設施管理維護不佳,讓出租宅淪為市區的邊緣住宅,始終擺脫不了「另類貧民窟」印象。

現有北市出租宅,因為租金低廉相對搶手,但不論房舍的硬體品質,或是承租戶的公德心,都令人搖頭,動輒超過二、三十年屋齡的老爺國宅比比皆是,穩坐大房東的北市府,因為缺乏專人駐守單一國宅,只能沿襲老舊的管理模式,讓住戶「放牛吃草」,由管理員在各國宅巡場。

管理人力少,修理慢半拍

在文山區萬美出租國宅住了近廿年的劉文池說,出租宅是依照年收入當門檻來篩選住戶,很多住戶生活都過得很掙扎,一般大型社區有獨立自主的管委會機制,但國宅承租戶沒有產權,依照公寓大廈管理條例,不能成立自治組織,再加上市政府的管理人力太少,「壞個水龍頭,叫修要三天、一個禮拜很正常」。

「出租國宅的電梯,哪一部沒有關過人?」萬美住戶羅台清說,表定可以載八個人、限重五百公斤的電梯,有時才第五個人進電梯,就響鈴抗議「載不動了」,住戶希望連署換掉廿幾年的老電梯,但每次都沒有下文,得到的答案就是沒有經費。

萬美國宅日前發生一樓住戶馬桶糞管堵塞,糞水逆流淹滿客廳的離譜事件,羅台清說,他剛搬到萬美前幾年也是住一樓,類似的噁心事件就發生三次,一直到第三次,管理員同意才敲掉馬桶,叫車抽掉水肥,解決問題。

住在前棟的住戶童先生,指著鋼筋生鏽裸露的天花板大罵,三天兩頭就掉水泥塊下來,「根本就是海砂屋嘛!」每次管理員都只是來拍拍照,接下來報修,又要等好幾天,「如果在外面租房子,房東這樣慢吞吞,早就翻臉了!」

改善方向,擬民間公司管理

負責管理出租宅的都發局官員表示,出租宅住戶的過客心態非常明顯,對公共設施也沒有起碼的公德心,官員舉例,水管、糞管堵住常常發生,但每次費勁「開通」,管裡有毛巾、針筒、破布,住戶千奇百怪的東西都丟到馬桶,「不塞才奇怪。」

北市都發局副局長邊子樹表示,提升出租宅的居住品質,才能改變出租宅在一般社區住戶眼中的刻板印象,未來將朝向如引入民間物業管理公司,從管理到維修,都由市府與民間簽約的專業公司進駐,徹底提升出租住宅的經營管理品質。

但北市議員李慶元批評,市府在還沒改善現有出租宅的問題前,要議會為郝龍斌的政見背書,恐怕有很高的難度,尤其新蓋的出租宅,若還是限定特定身分才能入住,社區一旦抗爭,選區的民意代表不可能會支持市府預算,增建出租宅,恐怕只是空中閣樓。

【2011/02/21/自由時報/記者劉榮/專題報導】

出租國宅,社會住宅,相關報導文章

「社會住宅」考驗人性與支持,市府推動社宅 手法倉促動機可議

一百年國宅出售出租 家庭收入認定標準

社會住宅需要民眾支持,大師設計國宅 淡化貧民窟標籤化?

社會住宅 變樂透 社會宅「至少需百萬戶」急就章興建1661戶 選後恐歸零

2011年都會房價飆 年中恐回檔,莊孟翰:5大做法因應熱錢與社宅

出租國宅大改造 未來新建將「通用設計」,北市先推23戶無障礙宅

社會住宅政策 能否成功待考驗

社會住宅 非高房價解藥/「社會住宅」由解藥變毒藥 何去何從?

萬芳超市規劃蓋出租住宅,居民強烈抗議超市建公營住宅

買不起房子 77.7%年收入百萬高薪族喊窮!中產階級的貧窮焦慮症

首批社會住宅 限居住時間/5地點社會住宅 松山、萬華、中和租相較佳

營建署:合宜住宅,可原價賣回政府/板橋合宜住宅 縮戶數增綠地

社會住宅 首重管理/社會住宅,勿淪為國宅

別讓國宅政策淪為選舉口號/給年輕人一個家 老年人也兼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