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交易免稅,炒房賺3630萬補稅35萬/公義稅制改革 無法寄望政府

財政部鎖定炒房投機客查稅,首波查獲補稅約三億元,但因土地交易所得免稅的漏洞,炒作成屋所獲暴利,卻與繳稅金額不成比例。

高雄市國稅局就查到,有人買賣成屋,約半年期間賺了三六三○萬元,應課稅所得卻只有八十八萬元,結果只補稅三十五萬元。

財政部公布的首波查稅成果四十八件,以大台北地區居多,高市只查到四件,其中一件是位於高雄市美術館附近的豪宅,投資客於二○○五年下半年以八七○○萬元買進,○六年初以一億二三三○萬元賣出,不到半年就賺了三六三○萬元。

不過,目前土地交易所得免稅,只有房屋交易所得要課稅,上述豪宅交易因未分開計算房地價格,出售房屋所得只能按房屋現值占土地公告現值及房屋現值合計數的比例計算,而該豪宅的房屋評定現值只有一○八萬元,土地現值達四三四六萬元,計算後所得僅八十八萬元,補稅三十五萬元。

高雄市國稅局副局長李文發說明,相較於成屋炒作,預售屋買賣反而能課到較多稅,因為權利轉讓所得全數要課稅,最近各區國稅局查獲案件也以預售屋移轉居多,以高雄市國稅局查獲個案為例,投資客以四千六百萬元買進預售屋,尚未完工就以五千萬元轉手,價差四百萬全數課稅,補稅及罰鍰三二○萬元。自由時報記者鄭琪芳/台北報導 2011-01-18

"彭百顯 (開南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副教授)"

彭百顯 (開南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副教授)

公義稅制改革 無法寄望政府

縮短貧富差距與改善所得分配,是政府責無旁貸的目標,但台灣的租稅制度設計不僅惡化租稅公平,更擴大貧富分配差距。而馬政府上台已來,所執行的賦稅改革也是重蹈這樣的老路,根本無法扭正不公不義的稅制,國人相當失望。

行政院長吳敦義日前提出景氣復甦可「考慮研擬加稅」,而財政部則開啟課奢侈稅的計畫。一時之間,奢侈稅課徵議題甚囂塵上,這對長久以來租稅政策優惠獨厚資本利得與高所階層的不公現象,恍若注入正義改革形象,讓社會各界充滿期待。

但事實上,奢侈稅無法替天行道,更無法彌補七零八落的所得稅制。

所得稅最大的功能在於量能課稅,在累進稅率制度設計下也具有所得重分配效果。但台灣所得稅制因稅基侵蝕嚴重,加上重課勤勞所得、輕課資本利得,早已淪為稅制不公不義的根源。

占國人資產比重最高的土地及股票,累積財富最為快速,但今證券交易所得免稅,股票紅利僅以面額課稅,而土地交易所得亦免稅,替代課徵的土地增值稅係以遠低於市價的公告現值課徵,並按照公告現值成長的倍數來累進課稅,結果便宜的土地上漲倍數高,高價的土地上漲倍數反而低;而土地公告現值一年公告一次,年中交易不須課增值稅,這樣的稅制是鼓勵短期移轉,懲罰土地的長期持有。由此可看出台灣所得稅制的量能課稅機能已喪失殆盡。

而作為所得稅互補功能的遺產及贈與稅,具有平均社會財富的租稅功能,但馬政府上任以來,以振興經濟、吸引資金回流的政策大旗,將遺贈稅稅率大幅調降至一○%單一稅率且提高免稅額,並降低營所稅稅率,為富人減稅的形象暴露無遺,也引發各界不平之鳴。也因此當時調降遺贈稅的配套方案之一就是研議開徵奢侈稅。

財政部長李述德指出,財政部已對黃金、金銀珠寶、手錶、名牌包、三千 以上的自用車及高檔會員俱樂部、高爾夫球證、頂級高級飯店等高單價消費,研擬課徵五%到二○%的稅,並強調最快半年內實施。但觀其內容則與賦改會的建議仍有相當大差異,如何達到公平合理並足以掌握課徵標的,仍應詳細規劃。毫無疑問的,課徵範圍狹小、擬議稅率偏低的樣板奢侈稅,顯然所高舉賦稅公平象徵意義,恐怕高於稅收效益。

為因應全球化與國際競爭力的挑戰,全球所得稅制大都朝「低稅率、廣稅基」的方向調整,遺產贈與稅等機會稅也調降;相對地,大力開拓一般消費稅與特別消費稅的稅收。因此,針對富人的奢侈品和豪宅課稅,已為各國採行。

台灣所採行的加值型營業稅率只有五%,無法對奢侈性消費課以較高稅率;開徵奢侈稅可藉富人從事消費的機會,課以更重的稅捐,來平衡租稅公平的流失。但有關高價精品及奢華飲宴等消費如何認定,以及鑽石、珠寶、名牌包等輕巧商品易轉往國外採買,入關如何掌握稽徵,均存在問題。

財政部強調,開徵奢侈稅只會在「失業率下降、所得增加、景氣復甦」時才會考慮,有這樣的前提,奢侈稅是否明年中真能開徵仍在未定之天。

畢竟奢侈稅議題提出至今也已過了悠悠八年,要期待透過開徵奢侈稅,達成對高消費行為課重稅,以維護稅制公平、抑制不當浪費;或者甚至期盼開徵奢侈稅,抑制高價進口商品導引愛用國貨,促進國內產業發展,恐怕過於一廂情願,普羅大眾冀望改善財富分配惡化,也是緣木求魚。

台灣稅制充斥的不公不義,不是光靠課徵樣板奢侈稅即足以扭正。前陣子針對房地產暴漲政府課不到交易所得稅,想要以特別法解決所提之炒房暴利稅;二代健保為擴大財源,卻在無法掌控家戶總所得下鎩羽。

這些問題的根源都是綜合所得稅的殘缺不全,早已悖離量能課稅的功能;不公不義的稅制任其存在數十年,而在面對問題時,只能以東破西補來救急。

所得稅的不公義,房屋稅也同樣存在。目前台北市一億元的豪宅,一年房屋稅卻只有三、四萬元,對於豪宅的房屋評定現值明顯偏低不合理,即使未來加重三倍課稅,影響效果也不大。

總之,縮短貧富差距與改善所得分配,是政府責無旁貸的目標,包括運用租稅措施具有強化移轉效果,但很遺憾的是,台灣的租稅制度設計卻是輕課資本利得、重課勤勞所得,其不僅惡化租稅公平,更擴大貧富分配差距。

但馬政府兩年多來,所執行的賦稅改革也是重蹈這樣的老路,即使未來實施奢侈稅,也僅僅是加重特種消費稅捐而已,根本無法扭正不公不義的稅制,國人相當失望。…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各大便利商店購買或訂閱玉山周報紙本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