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住宅 吳揆:廣義包括國宅╱就教吳揆:台灣國宅也算社會住宅?

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說,為避免將來社會住宅閒置或不符入住者需求,請內政部辦北、中、南區座談會及實際需求調查,充分了解不同類型弱勢族群質與量確切需求,作為推動依據。

吳敦義上午在行政院院會表示,內政部15日公布第一批社會住宅選址地點為萬華青年段、松山寶清段、三重大同南段、三重同安厝段與中和秀峰段為試辦基地,面積約3公頃,預估可提供1661戶社會住宅,協助社會或經濟弱勢群族解決居住問題,請內政部邀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及產官學界代表,共同研商相關執行細節。

社會住宅政策重大事記

社會住宅政策重大事記

他說,社會住宅廣義定義包括國民住宅,以這樣的定義,台灣社會住宅達11.4%,

政府也透過不同方式實現社會住宅理念,如青年安心成家專案、租金補助,讓民眾較有選擇性,並請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和中央銀行研究對自用住宅或年輕朋友購買自住的房子,可否在一定坪數和額度內給予利息上的優惠。

吳敦義表示,這次社會住宅早就請國防部釋出,不是10月12日才開始啟動,政府主動規劃,並有腹案在手。

至於外界提及未編列興建經費,他說,合建是台灣行之有年的方式,設定地上權也是可考慮的做法。
中央社記者李明宗台北18日

——————————————————————————————

就教吳揆:台灣國宅也算社會住宅?

根據報導,昨日閣揆吳敦義在行政院會中指示金管會及央行進行研究,針對青年族群或自用購屋者,在一定的坪數或購屋額度內給予優惠利率(非利息補貼)工;商時報形容,吳揆此舉是『脫稿演出』。

只不過,吳敦義搞不清楚狀況的,並非上述指示,而是對社會住宅的解釋。

就吳敦義會中的說法,台灣現有的國民住宅也算廣義社會住宅,因此台灣的社會住宅比例達到11.4%。

搞半天,原來會玩數字遊戲的不是只有官方統計單位,而是上位者的最大專長!

我們不否認,國民住宅本來確是社會住宅的一種形式。

然而身為台灣最高行政首長,吳敦義上述說法根本是不負責任,完全無視過去相關政策失敗、謬誤的事實!

荷德社會住宅政策

荷德社會住宅政策

以源起之歐美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住宅原文是Social Housing;這代表社會住宅不是『住宅』或『房舍』而已,而是整體住宅政策;不只補貼弱勢,更是住者適其屋的最高指導原則。

由此出發,任何夠格稱為社會住宅的政策或建設,都必須服膺整體住宅政策,乃至使用居住者的真正需求。

社會住宅不只提供經濟相對弱勢者租用,更應該有急難救助的功能,如慢性精神或情緒疾病病患,在完全康復、重拾生活及社會功能前,就需要若干的社宅進行先期安置,身心障礙者、受暴婦女的(臨時)安置場域,也必須由社宅來扮演。

再者,台灣也步入高齡社會,老人需要的居住環境,更不是只有無障礙空間這樣單純,還須有各種軟體配合,這也有賴健全的社宅建構,而不是現在推給安養中心這類醫療機構負責,結果衍生更多問題,官方社福單位也無從管起。

然而過去台灣所打造的國民住宅,除了毫無上述功能設定外,更完全無視使用者真正需求,只有(低)價格至上;結果最後做出來的東西,往往品質堪慮且不敷使用。

於是多數國宅被貼上『貧民窟』或『治安死角』的標籤,地段佳者則成為炒作客拿來操作牟利的最佳工具,和社會住宅政策應該有的功能,完全背道而馳。(詳見東華大學環資系副教授陳怡伶之相關研究論述)

因此,過去台灣的國宅政策是完全失敗的;吳敦義現在拿出來稱這叫做社會住宅,真是大言不慚。

事實是,台灣政府根本沒有任何住宅政策,充起量只有購屋、租屋補貼;根本認為人民居住(權益)一事,直接納入所謂市場機制即可,背後更有『不動產為產業火車頭』之思維支撐;只不過,就連最資本主義、崇尚自由競爭的美國,也有起碼的住宅政策!

目前官方因為民氣沸騰而推出的社會住宅『政策』,看來也是大有問題;光從內政部公佈五處社宅預定,地卻沒有進一步說明如何規劃,如何實踐『混居』以及實際推動方式,就是犯了和過去完全一樣的錯誤(所以當然是選舉考量,急就章)。

以現在看到的合宜或社會住宅的推動方式,包含合宜或社會住宅本身,以及之後被設定要入住的弱勢階層,都將再次被『被標籤化』,這絕對是台灣社會的集體悲哀!
新聞提供:住展房屋網 2010-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