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鳥的是馬政府(不是彭淮南) 房市炒作如兀鷹

昨天,戴德梁行老總顏炳立又發明了新的「顏氏」語彙。

首先他認為,台灣房市有四根大柱子支撐,只要當中任何一根不倒,大台北都會房市就很難回檔;這四根大柱分別是「資金太多」、「利率太低」、「精華區供給太少」及「需求太多」。

我們清楚,顏總這番說法,主要是針對今日央行可能再度升息,並祭出更嚴厲土建融措施,所做的『評論』。

而其實我們認同,大台北房市近一年多的狂飆行情,確實是這四根大柱子『支撐』的結果。

資金及利率變化是全球經濟板塊位移的結果。

成因與變數相對複雜;至於精華區的供需問題,原本是本地房市發展的結構性問題,政府資源及建設分配不均是關鍵因素。

不過全球各新興區域,都已出現人口往都市移動的現象,因此居住需求的區域失衡,短期內恐怕只會愈來愈嚴重。

不過顏總接著又說,對於房地產市場,政府是在玩鳥,因此儘管央行打壓,不過並不會真的把鳥玩死;真正意思是,央行應該不會真的推出空地不准貸款,或者無建照者不得融資的極端手法來進一步調控房市。

關於這點,我們認為情況絕不是只有「政府玩鳥」如此單純。

事實是,台灣政府無論誰執政,總是表面為庶民,實質為商賈,其實早就患了表裡不一的病灶;這樣的症狀,由於一個國際評比的7A央行總裁,以調控物價波動及資產泡沫為由,祭出打壓炒房措施後,又更加明顯。

因此,玩鳥、丟糖果的是馬政府及吳內閣,實質當然是以年初調降遺產贈與稅率為代表。

然而對彭淮南來說,他絕對不當處理房市是玩鳥,而是很認真地看待其背後隱藏的更大金融問題;如何兼顧稍微復甦的經濟,及控制可能的資產泡沫危機,才是讓彭總真正傷腦筋的;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鳥會不會被玩死的命題存在。

不過對馬政府,這個命題或許是成立的;尤其年底選舉,更可能牽動馬政府短期內的任何施政手段。

說到玩鳥,或許對馬政府或一般官員,房市是乖巧的寵物,或製造榮景的海市蜃樓。

不過對一般庶民來說,近年房市卻像是頭惡獸;各種因素下,這些年房市投機風氣甚囂塵上,一般消費者被迫買單,負擔超過自己實質能負擔的房市產品。

換句話說,炒作風之下的房市,就像嗜血的兀鷹一般,一點一點啃食掉庶民們帳面增加不多,實質可能還倒退的經濟消費力!
新聞提供:住展房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