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負重罰 才能痛擊炒房

面對年底五都選情,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昨日行政院會中獨排眾議,點名土地稅法修正案對土地投機交易罰則太輕,根本無法遏止大戶炒房。

彭淮南的聲音,就是點名打房不能只打房貸,欲抑制投機炒作歪風,對症下藥還是要以稅負等重罰,才是抑制囤積居奇炒作者的治本之道。

事實上,中央銀行從去年10月開始管控銀行房貸授信以來,央行一直堅持金融緊縮必須採「溫和中庸」作法,但以整個房地產市場的供需循環來看,央行只能從銀行的授信方面管控購屋貸款或土建融貸款。

這種管控只能視為被動式減緩「資金的供給」,但真正想抑制房價飆漲,「有效管制需求」才能發揮實際效應,而稅負成本的加重是最強有力的工具,唯有透過重罰遏止炒作帶動的「假性需求」,才是打擊投機炒樓氣燄的真正關鍵。

游資充沛、低利率是助漲房價飆漲的導因,但造成房價一路衝高的,是投機戶趁機拉抬炒作,預售屋一口氣訂了三、四戶者,但這些「假性需求者」只是為謀取日後轉賣賺取價差獲利空間,並非實際自住者,真正想買房子的人卻根本買不起高價的房子。

先前市場倡議課徵「豪宅稅」,在年底五都選情壓力下,建議案草草廢置,投機炒作者肆無忌憚,也讓央行的打房更顯形單影孤,因此當財政部好不容易提出打房方案,擬對土地買賣未辦妥權利移轉登記再行出售者,處出售移轉現值2%罰鍰,

竟還增訂「罰鍰上限不得逾50萬元」的特殊條款,無疑是替豪宅大戶者「避稅減刑」,終讓央行總裁彭淮南也忍不住表達立場,建議提高罰鍰,在這場「民意選票」及「抑制投機炒作」選項中,彭淮南好像是唯一代表無殼蝸牛族發聲的中央官員。【聯合晚報╱記者陳雲上╱特稿】2010/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