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淮南為何變成「打房代言人」?

彭淮南打房價是打假的?還是玩真的?眾說紛紜。但他三年來看房子看得很挫折,眼見房價一路攀升,他愈來愈覺得買不起。他和太太工作一輩子,卻連三代同堂都成奢求,「這社會到底怎麼回事?」

金融風暴過後,國內房價節節高升,市井小民一屋難求,只能望屋興嘆。

但投資客、建商、養地財團大發利市,不斷刷新國有土地公開標售價格,讓有產階級身價跟著水漲船高。這原本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市場的常態,但是,如果連身為央行總裁的彭淮南,都有買不起房子的焦慮,那肯定是政府的房市政策出了大問題。

當了十二年央行總裁  買不起房子?

台灣房市的實際交易價格,和用以課稅的根據「公告現值」相差十萬八千里。

以師大附近的老公寓為例,市場上實際交易價上千萬元,但公告現值卻只值三十萬元。這種集體失真的現象,幾十年來上下交相欺,在房價不合理狂飆的年代,政府難辭其咎。

反觀行政院長吳敦義卻對豪宅稅喊卡,對不合理的房屋稅制毫無改革意願,這也說明為何只見彭淮南一個人叫叫叫、跳跳跳?

除了因為央行掌控匯率、利率「雙率」政策工具,可以透過利率的調升與調降,加重或減輕持有土地、房屋的成本,進而影響房價外,彭淮南個人的購屋經驗,更促使他成為高房價的頭號剋星。

在央行從基層做到最高層,彭淮南當了十二年的總裁,月薪十八萬元,存款近七百萬元。他和太太賴洋珠,都在金融業服務一輩子,就住在麗水街一帶,五十坪、沒電梯也沒公設的老公寓裡。

多次私下實地勘查房市  愈看房價愈高愈挫折

他不住央行配發、在金華街附近、一百多坪的總裁官邸,一來因為書報雜誌資料太多,怕搬家是個大工程;二來當時兒子出國,夫妻倆住不了那麼大的房子,但從三、四年前開始,彭淮南的兒子回台定居,老公寓已經不能提供三代同堂的足夠空間,他就悄悄展開尋屋計畫。

有好長一段時日,彭淮南只要有空,就會找朋友陪著一起看房子,他們先從住家附近的永康街生活圈找起,一路從士林看到新開發的內湖去。

但不斷看房、詢價的過程,一路飆漲的房價,讓他感到非常挫折。因為他和太太努力工作一輩子,居然在台北市買不起一間可以和兒孫同住的新房子!老來含飴弄孫、共享天倫之樂的小小心願不能達成,都是被天價房價給搞砸。

他對雙率走向知之甚詳,一年可以幫國家賺進上千億元,如果不是自制、能抗拒誘惑,他大可利用專業,好好為自己投資理財,賺進大把鈔票,卻甘心一年領二百多萬元死薪水。但他最受人信賴、敬重的,就是正直和操守。

因為看重「央行總裁」的獨立性,他很愛惜羽毛,跟朋友吃飯,吃完總讓朋友先走,不讓任何人有機會知道他和誰餐敘,以免尋關係意圖左右他的判斷。他關心台灣製造業,因為台幣升貶對製造業進出口影響很大,讓他格外注意業態動向。他和企業界人士往來較少,若有互動,也是為了做「情蒐」,了解市場狀況。

因為他常找外資或金融機構負責人「喝咖啡」,試圖用道德勸說要求他們配合政策,也嚇阻投機行為,但人家喝他一杯咖啡,動輒少賺一、二億元,對他可是恨之入骨。彭淮南也自知擋人財路無數,所以,買房子這件事,他低調進行,微服探訪,因為鎖定新建案,所以通常不透過房仲業者,而是直接就到建案的售屋中心詢價看房。

但他有很大心理障礙,怕人家「認識」他,幸好他去看房子時,絕大多數售屋小姐都沒認出這位總裁。

房價直飆  「這個社會怎麼回事?」

一般人買房,都會無所不用其極殺低價格,能用的關係全部用上,但彭淮南不一樣,他身分特殊,不好找建商老闆直接講價。

他又基於人身安全、交通便利等考量,鎖定台北市,暫不考慮外縣市房子。

加上他買房子怕人知道,只好自己一棟棟去比較、摸索,但購屋學習曲線追不上房價上揚曲線,看得上眼、又夠大的合適標的,一開價就是數千萬、上億元,「這社會到底怎麼回事?」他常發出這樣的疑問。

對一個工友之子、白手起家的央行總裁,彭淮南和妻子一生奉公守法、盡心盡力,老來卻買不起可以三代同堂的房子,真是情何以堪。

但若連他這樣收入的中上階層都買不起房子,那麼一般市井小民處境肯定更艱難。(本文為節錄,更多精采內容請見財訊雙週刊351期)
今日新聞 文/林瑩秋

★所有的文章皆來自於網路蒐集整理書寫,提供讀者購屋、租屋的朋友們參考方向 ★ 文章皆有引用出處並註明來源,本站文章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站將立即下架該文章 ezn089s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