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房市:能做不能說 說了也不能大聲說

如果你身處台北市、台北縣、以及台中市七期重劃區、高雄市美術館附近;如果你只是升斗小民,或月薪三、四萬元的上班族;房價貴不貴?貴!貴到買不起,貴到連看房子都是浪費時間!

明明這些地區的房價貴,央行早已注意到這個現象,稍早找了主要房貸銀行「喝茶」,二十四號理監事會議開得比外界預期的還久,因為貨幣政策關注房市等多種資產價格,央行也聽取兩份關鍵的新報告,不過,抑制房價、戳破房市泡沫卻只能做不能說,即便說了,也要含蓄的說,隔天媒體報導下標「央行對三區域房產信用管制」,央行事後也要小小否認一下,還不能說得太直接、太大聲。

原還央行總裁彭淮南在理監事會後的記者會上,他是這麼講的:局部地區的房價上漲,要用選擇性的措施。

「IMF國際貨幣基金的報告也指出,(局部的資產價格上漲),不適合用blunt instrument大棒子來打,那不是很精準的政策,而是要用選擇性的措施。事實上,房價在漲,是在特殊地區在漲,而且這些特殊地區的有些資金來源不是銀行借款,而是台商自己的錢,我們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銀行界也注意到這個問題,對於存貨性購置房屋已經開始很審慎在處理,台灣房價在漲是區域性的、很局部的,只是在台北市、台北縣、台中七期、高雄美術館附近,有的地區還是跌,我們會密切注意這個問題,銀行對於第一棟、第二棟、第三棟房子,買房子不是為了自住,而是為了投資存貨,銀行授信會開始比較審慎」

彭淮南說,央行不會用普及性的方式。

「央行採行特殊的方法,央行先跟主辦房貸比較多的銀行負責人溝通,他們反應也不錯。像你去買第一棟房子,他給你多少貸款,你要再買第二棟,貸款成數就會很低了!對這個東西已經有反應了。(記者:所以總裁,有可能選擇性信用管制嗎?)事實上,這個已經是….這種做法已經在管….已經在調整了,銀行授信已經有調整了,銀行有善意回應了,銀行也要注意風險,因為豪宅的價格暴漲暴跌,拼命做豪宅貸款的話,萬一出了問題,銀行必須要承受,這是很糟糕的事情,所以銀行房貸授信有些調整」

記者會上公開的講,但事後卻要發新聞稿澄清,差別在於,記者會講的特殊措施有限而輕微,是透過對主要銀行道德勸說,針對投資客、針對豪宅,調降貸款成數,但「選擇性信用管制」雖然有「選擇性」三個字,過去央行曾在民國七十八年祭出的「選擇性信用管制」是有好幾項措施一起做,例如停辦無擔保購地貸款,限制建築周轉金貸款,高爾夫球場土地擔保放款併入建築放款土地等,是房地產界的「二二八事件」。

目前的高房價位居十大民怨之首;天下雜誌兩週前發佈的《2010年國情調查》也顯示,九成三的民眾擔心貧富差距擴大,比例創歷年新高,原因是:政府對富人減稅、房價不斷飆高、以及高所得者不斷傳出逃漏稅,加深民眾的剝奪感!買得起房子的富人,富者恆富,為數眾多的中底層民眾對貧富不均感到強烈不滿,潛藏對社會不公平現象的深化。彭淮南榮登全球「6A級總裁」,除了適度合宜的貨幣政策、精湛的外匯操控能力獲得肯定之外,勇於挑戰炒樓的財團和富人更讓買不起房子的民眾激賞,只是,「管制」都已經說出第一個「管」字了,卻又退縮,把用字遣詞改成「調整」,說了「調整」之後,看到「選擇性信用管制」卻還放心不下,再解釋一次只是慎審處理。也難怪,媒體多次問彭淮南國內房市到底有沒有泡沫?他很難用「二分法」,說是或不是。

中廣新聞網 2009-12-28  (張雅惠報導)

★所有的文章皆來自於網路蒐集整理書寫,提供讀者購屋、租屋的朋友們參考方向 ★ 文章皆有引用出處並註明來源,本站文章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本站將立即下架該文章 ezn089sr@gmail.com